人在天涯——骑行,在路上

昨天心血来潮,突然想一个人骑车出去走走,随即借了一辆车就出去了。
下午四点钟出发,热带的阳光依然是那么强烈。出了校门,外面是一片自然,学校到市区和海边还有段距离,这段路基本是没有行人的。感受着海南百分百的阳光,身边的绿野飞快地后退,耳机里放着lost highway,跟随着跳动的音符,甩开一切往前狂奔。
绿油油地田野的尽头是连绵起伏的青山,这里的山不像大陆的那样高峻、棱角分明,它们随着地平线一点点升起,一点点滑下,和过山车圆润的曲线有些类似。山的上头,是海南特色的云。如果你总是在书里看到云像棉花糖这类的句子却又在自己家乡从来没见过,那海南的云会让你恨不得扯下一点尝尝,这云白的浓郁,白的香醇,有一片一片的,有一朵一朵的,还有一团一团的而且就在你眼前,你甚至都可以随意地去捏它。这些云是非常活跃的,你一抬头,它就变了形状,有时候像大雁排成一字型,有时候又像波浪一层一层地涌过来,有时候还做出双缝衍射那样的效果。海南的云是调皮的,因为这边靠近海,有风的时候,云就乖乖地听风的话,跟着风走。有时候你会发现你走了一路,一看,那朵云就像羞涩的小妹妹还悄悄地跟在你身后。

骑行了大概七八公里,到了一个叫荔枝沟的小镇。镇上很热闹,横七竖八地停着各种海南特有的三轮摩的、电动车和四轮拖拉机,这些车辆和各式各样的垃圾塞满了整个道路,我不得不从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艰难地钻缝隙通过。海南虽然自然风景美,但是毕竟经济不发达,文化底蕴不深厚,每一个来过海南见过海南本地人的人应该都知道,在这个中国第二大的岛上,依然还有很多地区的人(比如说黎族人)保持着千年前的生活居住方式,在海南建立经济特区之前这里的人大多数连火车都没见过。近几年海南的跨越式发展,尤其是在获准建立国际旅游岛之后,海南变了,变得它自己都不认识了。一个小小的只有70万人的三亚市却在一年时间内接待超过1000万名游客,蚂蚁也扛不起这么大的负担啊。来海南旅游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这些游客去亚龙湾那种地方住一晚上的钱够发这里工薪阶层几个月的工资。在海南有两种人:最贫穷的人和最富有的人。从这次单车旅行可以很好的体验到这一点。


荔枝沟镇的出口是三亚新建的奥林匹克体育中心,气势恢宏的体育场和距离不过几公里的荔枝沟镇上的破旧不堪的民房相比可以反映出这座城市的内心。出了荔枝沟,顺道去了一下附近的海航学院,这所学校的热带气息随处能感受到,他们的宿舍拥有宽敞的阳台和明亮的落地窗和超大的楼距,还有宿舍楼内部的羽毛球场等休闲运动设施实在让人垂涎,不愧是以旅游闻名的学校,你来这里更多地体会到的是度假式地学习,不用像大陆那样天天为了抢一个自习座位而起早摸黑,在这里你会不自主地停下忙碌的脚步,静静听着风拂过椰海的涛声,放松你紧绷地肌肉。人生不在乎目的地,而在乎沿途的风景,跑的太快会错过身边太多的美丽,这也是现在很多人选择骑车而不是坐车的原因吧,就像品红酒一样,把红酒当啤酒一口全喝下去实在是浪费,只有在舌尖慢慢的品味葡萄的甘甜才会知道红酒的品位。在这里读书是快乐的,因为在这里你时时刻刻是阳光的,至少你时时刻刻被阳光照耀,一年300多天的日照让你一扫江南那烟雨纷纷的阴霾。在这里读书是幸福的,碧海蓝天和高氧纯净的空气是再多金钱也买不来的,尤其是在污染严重的中国,有这样景色的地方确实是太少。
在海航里面绕了一圈出来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但这时候的太阳依然高照,丝毫不逊色于北方中午的太阳。再往西边去点是中国最南端的火车站,这座于10年新建成的火车站充满了海岛风味,与其之前的只有一层的小房子的候车厅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这也从一方面反映了海南经济在前进。火车站广场正南面是一系列的高层住宅,这是北方的富人们过冬的寓所,到了这基本上就到了市区。此次的目的是海边,一直往南走就是南海。穿过大街小巷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事情,大街边多是比较好看些的楼,在小巷穿梭的时候却是决然不同的平房和土路,越到海边楼越漂亮越高。路边茂密的榕树显示了这座城市已经走过了一些年头,经历过一些风雨。
经过约四十分钟的骑行,终于到了海边。虽然已经快六点,可太阳仍然没有下班的想法,沙滩上游人不少,年轻的一对对情侣拿着单反拍下在天涯海角的爱情,顽童旁若无人地相互打闹嬉戏。今天的海比较蓝,海面上一条金色的大道一直通往海天相接的那边。粼粼的金光乘着一波又一波的浪登上沙滩,在湿润细腻的沙子上留下到此一游。大海总是让人心旷神怡,比海宽广的是天,比天更辽阔的是男人的胸怀,男人遇见了海,就有了老人与海的故事。海与海是不一样的,就像人和人相比一样。浦东黄色的海、鼓浪屿灰色的海和纯净的南海是无法相比的,虽然南海没有像爱琴海那样醉人的蓝,马尔代夫那样天堂般的净,但它与现代都市相互依偎令人在梦境中的黄昏是任何地方都无法代替的。小城加大海,红日加白云,海鸥加游轮,大自然的诗篇在此作序。三亚湾的黄昏足以另任何见过其花容的人为之倾倒,当太阳将要落入海中时,它是那样的红,这红一点不刺眼,让你能轻易地看到它最美的样子,余晖为海面上的云涂上粉红色的淡妆,犹如十七岁初恋少女的脸颊,水蜜桃般的清纯可爱。而沿海而起的城市则是休闲到了极点,夕阳照在海边各种形状的高楼上,展示着自己温柔可人的一面。
略带清凉的海风吹醒了已经醉了的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该踏上归程了,一路向北,从海边一直往里,从21世纪到90年代再到80年代,就是这座小城虚荣与繁华的写照。在最后回去的一段路上,一辆辆的士和公交从学校的方向出来进去,运载着一批批的归人和旅客,我把音乐调到舒缓,改变了下午刚出去的那种激情,回来的路上是一阵阵轻松和流水的思绪,随着tonight i wanna cry略带忧伤缓缓地前行。到宿舍已是将近晚上八点,38公里,不算远,但这种程度刚刚好有体验有激情,有疯狂也有思考,这,不就是人生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