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城专访:汪吴峰—逐梦赤子中国芯

Q:您好,首先请您自我介绍下: A:大家好,我是汪吴峰,现在是就职于深圳一家医疗器械创业公司,在此之前是在华为的手机芯片研发部门。我们现在的团队已经从当初的个位数同事扩展到如今的几十人的队伍。主要从事医疗电子行业核心硬件模块设计和制造。   Q:因为什么样的一个契机,你决定从华为出来? 我加入华为是因为当时在研究生阶段就有幸跟着华为一起进行设计,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决定从华为出来走到深圳。 当时在华为的时候主要做的是硬件研发。硬件研发跟软件不一样,软件的更新频率快,加班多,薪水也比较高,而硬件这边做设计的一般跟供应商有固定的时间,这个时间在半年或者一年之前就敲定了,不会随意更改,所以,交付的周期比较固定。一般来说,做芯片和射频开发有两条路:第一条路是从模拟走向系统设计,但是往上走的话我有学历的瓶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985高校的研究生,从公司历史发展的来看,如果要走这条路需要相当的天资以及后天极为刻苦的努力,这非常的困难。…

Continue Reading

书品荟:《全球通史》

工作以来,自己对知识的渴望越发强烈了。以前在学校里有大把时间可以看看闲书,而现在纯粹自己可以支配和胡思乱想的时间只剩下晚上短短的几小时了,所以效率必须提高一点,将自己的todo list上面的事情压缩再压缩,只不过读好书永远是一个默认选项。最近看了一本很好的历史书,《全球通史-从史前到21世纪》,简单地分享下自己的读后感。 本书是一部世界史。它论述的是全球而不是某一国家或地区。它关注的是所有民族而不仅仅是西方诸民族或非西方诸民族。它是可以用来救治我们现在所面临的、由于陶醉于技术进步而产生的深深的精神危机的一种思想武器,它有助于人们理解包含各种可能性和选择的未来。 “全球史观”,顾名思义,是一种以“全球”为视角和出发点的历史观。它产生于20世纪50年代左右,是西方史学界打破“欧洲中心论”,以全球的观点考察世界历史,废除地区、国家、民族的界限的宏观历史观。“全球史观”的两个基本认识,即把世界史看成一个互相联系和作用的整体,以及各国历…

Continue Reading

十一城专访:马乐-浪潮中的老渔民(2)

前面一期我们在采访中向马乐先生请教了金融领域相关的问题,而近几年除了金融领域之外最火的依然还是it领域,从一开始的互联网+,到大数据云计算,再到现在的ai,火的一塌糊涂,被很多人认为是一场比互联网影响更大的革命。it领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涌现出一个能搏眼球的概念,概念炒完浮华落尽,马乐先生作为一名亲历各种互联网大浪的资深渔民,为我们拨开迷乱的浪花。 IT q: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的现有工作的影响和冲击呢?机器学习领域目前有哪些瓶颈还没有攻克呢? A: AI对体力劳动冲击是肯定的,但是对有些专业性较强的工作也有冲击。未来我觉得会有几种工作不太会被ai替代,第一个就是做综合能力要求高的,这类工作不是那么容易被总结经验和量化的;第二个就是管理岗位,这类岗位复杂度高,涉及到的资源多。不管怎样,我觉得其中有个原则,那就是跟人打交道的价值是最高的,而对事的话则比较容易被取代,比如会计则有可能被ai取代,而教师和医生则不应该被冲击。ai还…

Continue Reading

十一城专访:柴明耀—私募之路上的扬帆者

Q:您好柴先生,麻烦请先给大家介绍下自己 A:大家好,我是柴明耀,目前供职于深圳一家私募基金团队,主要负责交易技术研发。在这之前,在招商证券也工作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 Q:听说您现在是独立带一个量化交易团队,这之前有哪些事件促使您进入这个行业呢? A:这个说来话长了。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到现在历史很短,最早可以追述到上世纪90年,到现在也就不到30年的时间。我父母是第一批股民,我从小跟着他们去交易大厅,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对股票产生感兴趣。由于一些机缘巧合,从03年开始,我就拿着父母账户开始做股票,至今已做了十多年。最早接触量化交易这个领域的时候,我还在上高中。那时我接触到一个量化的论坛,叫做海洋论坛,它当时是几个水木清华出来的老版主一起做的。当时我就觉得这可能就是未来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我自己是从10年才开始真正系统性地学习量化交易的相关知识,一路慢慢摸索中走到了现在。   Q:您在招商证券从事什么工作,这些工作给了您哪…

Continue Reading

十一城专访:马乐-浪潮中的老渔民(1)

本文由十一城团队原创,如若需转载请注明出处:elevencitys.com 本期嘉宾介绍: 马乐先生,前投中信息首席数据官,复旦大学硕士,曾在阿里巴巴、百度等国内顶尖企业就职。在投资和互联网领域深耕多年,对行业有着深刻的理解。 非常荣幸能请到马乐先生作为本期嘉宾。 比特币这两年风生水起,从2011年4月的1美元涨到2017年12月的19000美元,可以说是少有的比大陆房市增值快的投资标的物。虽然比特币已经从08年诞生到现在将近10年,期间不停的有相关的新闻报道和分析研究,但是比特币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还是相当的陌生。我们就此问题采访了马乐先生。 Q:比特币在最近一年的超过十倍上涨,你有什么看法?上涨的动力到底是价值的体现,还是泡沫的积聚? A:以前觉得是泡沫,现在逐渐看来是价值的体现,比特币中逐渐显现它的价值。任何虚拟的东西落地都需要跟实际应用相结合。目前很多企业开始承认它,其实就是在为它背书。 二战之后美元作为国际货币出现了特里芬…

Continue Reading

Python 文本挖掘系列文章(一)

Python 是我主要使用的编程语言,因为其容易上手,处理数据简单快捷,有丰富完善的文本分析库。之后的日志将会逐一介绍整个文本挖掘流程中使用到的Python 库及方法,还有我走过的弯路。此处先做一个总结: 数据存储于读取数据:xlrd 中文分词及词性标注:jieba 分句:自己编写,可参见该日志使用 Python 实现中文分句 文本相似度计算:gensim 自然语言处理:nltk 情感分析(词典方法):自己编写词典匹配 情感分类(机器学习方法):nltk + scikit-learn 机器学习:scikit-learn 由于刚学Python 进行编程,程序必然有各种问题,在以后更深入学习之后将会持续修改。现在所使用的都是Python 和这些库最基本的功能,力求完成整个项目,而非最佳和最优。   用Python做文本挖掘的流程(英文) 收集数据 数据集。如果是已经被人做成数据集了,这就省去了很多麻烦事 抓取。这个是 Python …

Continue Reading

用数据说话(二):李嘉诚的商业版图

长江集团旗下业务纷繁复杂,早年以地产业务起家,后将触角延伸至基建、港口、酒店、能源、电信和传媒等诸多领域,其经营范围也早已不限于香港一隅,业务遍及全球50多个国家。与其他很多企业盲目多元化不同的是,长江集团的多元化具有很强的目的性,从业务来看,既有周期性极强的房地产业务,也有现金流稳定的港口、电力等公用事业,这些不同版块互为补充,使得长江集团能够应对各种不同经济周期的冲击;而其遍及全球的业务布局,也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过于集中的地域风险。   长江集团旗下拥有众多的子孙公司,不过业务主要通过8家香港上市公司来完成,分别为长江实业(0001,HK)、和记黄埔(0013,HK)、电能实业(0006,HK)、长江基建(1038,HK)、长江生命(0775,HK)、和记电讯(0215,HK)、和记港陆(0715,HK)以及TOM集团(2383,HK),总市值超过8000亿港元,这8家公司在李嘉诚的商业版图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

Continue Reading

用数据说话(一):解析李嘉诚的资本运作

不久前《别让李嘉诚跑了》一文引起轩然大波,以至李嘉诚本人罕见地发声回应。9月29日,在一份长达三页的声明中,李嘉诚说“言论自由是一把两刃刀,因此一篇似是而非的文章,也可引发热烈讨论。文章的文理扭曲,语调令人不寒而栗,深感遗憾。” 事实胜于雄辩,李嘉诚跑没跑要用数据说话。但李氏商业帝国实在过于庞大,仅凭“电能实业、长江基建于10月4日宣布联合收购葡萄牙风电公司,代价为2.88亿欧元”这样的消息下结论,难免沦落为瞎子摸象。因此,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长和系的架构。 “俄罗斯套娃” 2015年1月9日,长江实业(001.HK)及和记黄埔(013.HK)联合发布公告,将分三步对李嘉诚家族庞大资产进行重组。 重组前,长江实业持有和记黄埔49.97%股权、和记黄埔持有长江基建(1038.HK)75.67%股权、长江基建持有电能实业(006.HK)38.87%……上图中,7家上市公司相互持股,总市值近1.2万亿港元。 长和系诸上市公司很像“俄罗…

Continue Reading

程序员修炼之道

IT 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新技术层出不穷,具有良好的学习能力,能及时获取新知识、随时补充和丰富自己,已成为程序员职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本文中,作者结合多年的学习经验总结出了提高程序员学习能力的三个要点。 众所周知,现在是一个知识爆炸的时代,知识更新非常快。据测算,一个大学毕业生所学到的知识,在毕业之后 2 年内,有效的不过剩下5%。对于软件行业而言,这种形势更为明显,我们赖以立足的,不在于我们现在掌握了多少知识,而是我们有多强的学习能力。 学习人人都会,但不同的人学习效果却千差万别。一个善于学习的人,首先应该是一个善于读书的人,懂得如何高效地学习,并且拥有良好的心态。唯有如此,才能成为一个卓有成效的学习者,成就卓越的程序人生。 要善于读书 买书是最划算的投资 古人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说明先贤们早认识到,买书是最划算的投资。

Continue Reading

屌丝求职日记(一)

       告别我的学生时代才一个月,但整个人却沧桑了很多年。总想出来闯,总想出来看看,这是刚从校园走出的年轻人的共性,我也是其中一员。倔强地走出家门,只身一人坐上南下的火车,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寻找自己的未来。        电视里不都这么演的吗?充满想象力和希望是青春的特点,但当这一切真实的来到你面前的时候,却看不到美,只有苦涩。        一间不足6平米的房间,一个有气无力的小电扇,一张床,一个小桌,这就是浮萍们的标准配置。有时候我也会想,虽然自己家庭不富裕,但是也有个还算舒适的房子,算是比较安逸的生活环境,为什么要跑到举目无亲的地方过这样的蚁族生活?为了梦想,为了将来有出息,这是很多人的回答。 找了几个星期的工作,终于有一家较为满意的公司,遗憾的是和我的专业完全没关系。我算是学跟计算机有关系的,偏向于软件。但招聘单位几乎清一色都是要招2年以上工作经验,一说是应届生立马不要。而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做保险和销售的,还有几…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