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阅读

如果没有大量的阅读,我可能都无法开始写这篇小文,因为写作的基础构建于阅读之上。阅读提供人以信息,给予人以观点,同时塑造个人的写作风格。于是可以这样论断,人从阅读中期待得到的东西有三样,一是及时丰富的信息,二是深刻动人的观点,三是引人注目的文风。 我从2010年年初开始订阅英文版金融时报,至今已近两年。前一年内,作为一份报纸,金融时报在提供信息这一职能上无可指摘,同时其评论文章的观点与风格于其时的我来说也相当受用。第二年我开始养成阅读书籍的习惯,近一年来逐渐发现,从观点的深刻度与文风的精彩度来讲,报纸文章与书籍是几乎不具备可比性的。我常常在金融时报的头条看到一些重点推介的评论文章,读完洋洋洒洒近千字的文章后,从虚胖的文章中挤出几条观点来,发现其观点正是我阅读过的某本书的核心观点,但从观点的完整度及叙述的逻辑性来讲,报纸文章都不及书籍本身。读一本书,比如the black swan或者近期在读的thinking, fast and …

Continue Reading

关于阅读研究报告的心得

掐指一算,原来我养成每天阅读研究报告的习惯已经整整三年了。回想起第一次阅读研究报告的理由还是非常好笑的:上海汽车从27元跌至20元附近,我有些乱了阵脚,当时我作为一个投资者虽然已经有了一年的投资经验,可是我还从未遇见过这样的单边下跌。之后我就不断地去搜罗汽车行业和上海汽车的研究报告,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因素驱动着这样的下跌。 较为讽刺的是,三年以后,我还是没能找到一个满意的答案。这不是重点,跳过吧。 时至今日,硬盘里已经躺着15G多的研究报告了,我每天的阅读时间少则2小时多则看一天,状态好时要一直读至5点,整理的时间差不多是阅读时间的一半——这纯粹是苦力活,不过我乐在其中。在做2012年度研究报告精选的时候我连续两周每天翻阅500+的研究报告,完工的同时成就了目前投资主义的研报导航索引系统,还是很值得的,因为一天的下载次数就达到了30000次。

Continue Reading

Prismatic:用机器学习分析用户兴趣只需10秒钟

摘要:斯坦福大学和伯克利的四位年轻的计算机科学博士创立了Prismatic。他们不仅是科学家同时也是实干家,他们放弃了Hadoop等重量级框架,通过过程化语言的深度使用,简单并且高效的实现了大数据的处理,高度并发,实时等优异的特性。 这篇文章主要描述的是Prismatic公司系统架构,作者是Todd Hoff,本文出自Todd对Prismatic的程序员Jason Wolfe的邮件专访。

Continue Reading

个性化阅读,看上去很美

   阅读,作为互联网最基本功能之一,始终是网民获取信息的最重要形式。随着个性化推荐技术在电子商务领域取得巨大成功,个性化开始逐步渗透到互联网的阅读领域。互联网发展到大数据时代,也给个性化阅读提供了合适的温床,国内外互联网围绕着个性化阅读的产品层出不穷。2010年以FLIPBOARD和ZITE为代表的个性化阅读产品的兴起,引起了国内个性化领域的争相跟风。一时间,众人高呼着“个性化时代来了”的口号,各种打着个性化阅读旗号的产品纷纷诞生。   个性化阅读的出现,是外部环境,技术成熟和用户需求三方面共同作用下出现的必然产物。但是,国内个性化阅读产品在使出浑身解数四处突围的同时,我们却鲜见有当年RSS那样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产品的诞生。个性化作为大数据沙漠里的一个天然绿洲,所有人都在描绘着那里美好的图景,一直看着很美好却不知通往绿洲的捷径。   UGC模式的爆发标着的互联网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以用户社交网络为基础和用户信息流为载体的社交媒体已…

Continue Reading

走遍香港–sheep@hk(1)

来香港已经两周了,感受已经逐渐适应交换生的生活与学习,我也应该开始自己来之前的计划:编程、写作与旅行。我想,我追求并不多,用最美好的半年去填补我过去遗失的美好,这就是我想要重塑的人生的起点。在20出头的岁月,我希望能开始一段我以前想过却无法去过的生活,现在一切的时间都由我来掌控,我可以随意地去听自己想听的课,可以畅游网络带给我的惊喜,遇到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可以放下一切去彻底挖掘。做这些没有什么更多的目的,只是今天,就在今天,我要生活像屋外的海面一样虽然表面是平静但内心却由于追求着自己的方向而澎湃。 现在的学习没有以前那么有功利性,因为成绩于我没有任何意义,我追求不过是对未知世界的好奇。现在的生活没有以前那么有目的性,因为当我想休息可以随处找一个发呆的地方,当我想游玩我可以漫无目的地四处闲逛发现那些属于自己的风景。自由,这是从肉体到灵魂的自由! 春节周回家去了,家里的天气很冷,每天在家都只能抱着电暖器上网。回家感觉家里跟以前没有什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