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轻和愤怒

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斯瓦希里语是“冷水”的意思。这座冷水之城里,座落着全世界最大的贫民窟,Kibera Slum。这个由垃圾和烂泥堆叠起来的城中城,塞满了年久失修的棚屋和赤脚的小孩。每年每月每天,都有人在这个蝇虫萦绕的恶臭的世界里出生、死去、度过自己的全部生命。

Continue Reading

难道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了吗

早上起来有个习惯,那就是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翻看下人人、微博等等,直到能够清醒地起床。每天一看就等于又在床上趟过了半个小时,但是这时室友早已去实验室了,晚上也弄到快12点回来。要知道我们都是大四的老人了。他直博通过,却还一如既往地坚持早起,锻炼,科研,这样的生活也许还会继续到他读博结束,甚至这一辈子。另一位室友也保研了,他虽然每天起得很晚,但是看到他桌上宁乱的各种编程书籍,估摸着想为研究生搞图像研究打个好基础吧。不是计算机或者软件的学生,没有经历各种大作业的折磨,这种纯属业余爱好吧。 生活就是像一杯早上起来喝的白开水,也许他平淡无味,甚至中午就被你从泌尿系统给排出了。但是你不知道地是,他已经去过了你体内的很多角落,带走细胞产生的废物。若干年以后你依然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或多或少也应该感谢这种好习惯。习惯就像一杯白开水,他能不断荡涤你的灵魂,并不是某一天你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自己,而是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已经像被注射了增强激素,不断地生…

Continue Reading

经典短篇美文系列–《朝着梦想奔跑,绝不停留》

梦想不是动动嘴皮子就有的事情,你说想要去西藏,说了三年又三年,你身边的人都去了可你还在嚷着你最大的梦想是去西藏。亲爱的,你以为梦想是从天而降的馅饼,终有一天会砸中你的猪脑袋么?亲爱的,别傻了,你既然说好了要到达那里,那你就朝着那里一心一意奔跑好了,不回头,不停留。   昨天出差的路上和同事聊天,她说起自己一个前同事的故事,让大家听了无限感慨。 那个男生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之后父母都不再管他,他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其实说白了,他应该算是被父母抛弃了。祖父母靠自己微薄的收入和时不时的向同村人借钱养育他,供他上学。念到高二的时候,他就辍学了,因为祖父母再也没有能力,也借不到钱了替他交学费了。 没法上学了他就出门打工,一开始在一个模型公司打工,因为头脑灵活,人又踏实肯干,老板挺喜欢他的,这一干就是两年。其实这个男生心里一直有一个上大学的梦想,他觉得自己这样打工下去的生活不是自己想要的,因为喜欢美术,所以他带着打工积攒下来…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