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手机的女孩

大冰 她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不肯用手机的女孩。 从2003年到2013年,从拉萨到丽江,我再没遇见过她这样的女孩。 1、背起手鼓去珠峰 初次见她是在蜗牛的酒吧,我喝多了青稞酒,去讨白开水。拉萨晚秋的夜已经很凉了,她依然穿着很单薄的衣服,酷酷地抽着大前门。锡纸烫过的头发,包头的线帽,长得象极了瞿颖。那时候开往拉萨的火车还未开通,混在拉萨的女孩子们还都像是爷们儿一样的,一水儿的登山鞋。她却穿着带跟儿的小皮靴子,看起来很神气。 不熟,没怎么说话,一起坐在吧台边吸溜着喝白开水。蜗牛裹着毯子在吧台里吸溜,我抄着手趴在吧台上吸溜,她背靠吧台双手捧着大杯子吸溜。三个人用此起彼伏的吸溜声来打发午夜时间。 第二次遇见她是在藏医院路口。她给一个英国作家当临时翻译,满世界采访混在拉萨的人们。她冲我抿着嘴笑,抬起手做了个喝水的姿势。 我说:“唉,那个谁,留个手机号码给我,回头一起吃饭。” 她扭头和那个英国作家说:“你看,我还是蛮有市场的”。那个穿着雪白衬…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