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不是济世良药,它只是一片阿司匹林

最近从微博看了一些帖子,发现现在的小年轻们真是越来越无畏了。动辄就是出门远行,走长线环全国,似乎没有走出去就虚度了青春似的。有的不惜花光自己几年的积蓄,还有的沿途乞讨。最让我震惊的,是一个大学生拿了全家辛苦打工供给他上大学的几万块学费,没有去上学,而是在外游玩花光了,他家是农民家庭,两个姐妹都因为上不起学而在家务农。 虽然不怎么看游记,但认识的人多了,总会直接或间接听到些消息,自己也一直关注着走在路上的人。我也看到,有不少人旅行后出了书,成了名,有了艳遇,嫁了老外。大多数人在博客和文章里,要么不停地发美食美图,要么夸张地描述自己的所谓遇险经历。我在旅行初期也干过这些事儿。 当然可以尽情张扬自己,但是真的不要过度自我催眠,也不要给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下春药。旅行中那些不那么美好的东西,也请原原本本展现出来。

Continue Reading

给我现在的你

你,就是我自己。 我大学的时候,很需要钱。 到处找实习,基本上,学校专门贴实习的那个地方。 我总是去,看到合适的,都会打电话问。 超市卖酸奶,去给人家发传单,这些基础的,低附加值的工作,基本上我都积极参与过。 我当然没告诉过父母,我就是需要钱。 钱用来干嘛,我也不知道,反正到手了很快就没了。 买衣服,买鞋子,买书,谈恋爱。 这些样样都是需要钱。 我是金牛座嘛,对物质的欲望总是旺盛的。 我喜欢出去玩的时候住的好一点,吃的好一点。 我总觉得,出去旅行是挺折腾的事,如果休息不好,饮食不好,出去玩的意义就丧失了。 所以,我没有存下来钱,没有过上小康生活。 我大学赚了很多钱,起码和我同龄的孩子比,我的同学比。 我的生活消费一直居高不下,可是,我并不快乐。 出去玩的时候,当然开心了,吃好的,喝好的,拉开窗帘,能看到城市夜景的房间。 可是这种快乐很短暂。 后来,有那么一个学期,我不想打工,不想赚钱了。 其实原因,就是因为北京那个冬天很冷,风特…

Continue Reading

一个清华学生留学香港后对人生的思考

 98年本科毕业,又顺利地被保研,当时的我只是一个憨憨的书呆子,纯洁的如同高中生,在清华这种和尚庙一般的理工学校里呆了四年,女孩似乎是山下的老虎,神秘得让我一见就脸红心跳。未来是什么对于我就是“读完研再说”,反正成绩还行,不读白不读。天上掉了馅饼,用我的兄弟的话来说。香港正好回归一周年,教育部要选派一批本科毕业生去香港科技大学读研,以加强两地的教育和科研交流。清华当然要占不少名额,系里的几个牛人去了美国,所以这个饼就掉到了我头上,确实是个不错的饼,不用考G、考托、全额奖学金,连什么手续都是学校和教育部包办了,我分文不花,后来香港科大的联络人抱怨中国的办事效率和程序烦琐,至于怎样的麻烦过程,我至今都一无所知。

Continue Reading

疼痛的交换

我身边有这样一个朋友。他每天会从这个国家寄一张明信片给他的女友,每一张卡片都是精挑细选的,邮票也总是应景的,没有重复,而上面的字句则总是他 酝酿再三之后写下的。每天,他会上花十分钟步行到车站附近的邮局,在那里请柜台里的工作人员敲上一个“Air Mail”的印章。就这样地,他寄出了一张又一张的卡片。离圣诞节还有四天的时候,他要我陪着他去大阪的心斎橋的商店街。我和他一同去了,在那里他买了一 只颇为精致的Swatch手表,然后在附近的邮局用特快专递寄了出去,他笑着对我说,大概圣诞节前夕就能到她手里了。虽然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一块 普普通通的手表,而对他来说,却是一周忍气吞声的打工时光的积攒。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