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觉与批判

本科上过一门不太热爱的模电课,虽说没有学到多少能应用到工程上的知识,但是却让我记住了两个字:直觉。我想如果把模电设计当做一门艺术的话,那么直觉在这种艺术设计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无法评判每个人的直觉是如何发现并发展的,但我想直觉的一个好朋友,那就是批判。 哥德尔的第一条不完备定理表明任何一个允许定义自然数的体系必定是不完全的:它包含了既不能证明为真也不能证明为假的命题。这虽然破坏了很多人对数学完整和美的直观体验,但是也恰恰告诉我们只要带着一颗批判的心,用直觉去审视身边的理论和“真理”,那么很多事物也许就不像那么多符号和公式罗列起来那么复杂了。下面是某位三次退学的人的生活经历,他用自己的角度会告诉你学术界那些事儿。

Continue Reading

论阅读

如果没有大量的阅读,我可能都无法开始写这篇小文,因为写作的基础构建于阅读之上。阅读提供人以信息,给予人以观点,同时塑造个人的写作风格。于是可以这样论断,人从阅读中期待得到的东西有三样,一是及时丰富的信息,二是深刻动人的观点,三是引人注目的文风。 我从2010年年初开始订阅英文版金融时报,至今已近两年。前一年内,作为一份报纸,金融时报在提供信息这一职能上无可指摘,同时其评论文章的观点与风格于其时的我来说也相当受用。第二年我开始养成阅读书籍的习惯,近一年来逐渐发现,从观点的深刻度与文风的精彩度来讲,报纸文章与书籍是几乎不具备可比性的。我常常在金融时报的头条看到一些重点推介的评论文章,读完洋洋洒洒近千字的文章后,从虚胖的文章中挤出几条观点来,发现其观点正是我阅读过的某本书的核心观点,但从观点的完整度及叙述的逻辑性来讲,报纸文章都不及书籍本身。读一本书,比如the black swan或者近期在读的thinking, fast and …

Continue Reading

亚马逊创始人的管理哲学:一切从长远出发

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 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是一位杰出的企业领导人和创新者,十分注重企业的长期发展。贝佐斯的许多管理哲学都值得我们借鉴。例如,他提出的“逆向工作法”要求一切从顾客的需求出发,而非根据现有技术和能力来决定下一步动作。在这些管理哲学的指引下,亚马逊最终成为市值破1000亿美元的全球第一大在线零售商。

Continue Reading

对不起,我是个新疆人

 请原谅我不能陪你们一起笑。 新疆再一次火起来了,记得上一次是因为有人造谣说有新疆人把感染艾滋病的血液放在食物中报复社会,我身边那么多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学生都在转发,根本不考虑艾滋病是否可以通过这种途径传播,只是因为是“新疆人”所以大概可能也许是真的吧,“早就听说新疆人很野蛮了不管是不是真的大家都小心一点吧”。很心寒。

Continue Reading

成长,没你想象的那么迫切!

20多岁,你迷茫又着急。你想要房子你想要汽车,你想要旅行你想要享受生活。 你那么年轻却窥觑整个世界,你那么浮躁却想要看透生活。 你不断催促自己赶快成长,却沉不下心来安静的读一篇文章;你一次次吹响前进的号角,却总是倒在离出发不远的地方。 成长,真有你想象的那样迫切?——转自雅虎《另一种活法》   一、别急,千万别急 上 周在南京出差,深夜拖着疲惫 去跟朋友见面,畅谈至凌晨两点。回到酒店已近三点,同屋的同事竟还未睡,点根烟,对着65层下的旧都夜景发呆。他非健谈之人,光头,一副艺术家模样,气质 有天然的冷漠,之前交往无非公事,更无多话。不知道怎么提到了当今青年人的心态和选择,竟就聊起来,再也收不住。 他18岁出来闯荡,没念过大 学,今年38岁,是一本著名杂志的设计总监。如果这是一个老套的励志故事,我可能再无兴趣听下去。但他说,我不知道你们这代人是 怎么想的,我反感几零后几零后的区分和标签,我跟很多自己的同龄人聊不来。人是靠价…

Continue Reading

经典短篇美文系列–《感谢死亡》

两点钟不到,太阳却已经斜的厉害,照得我疲惫不堪。我走在河边的小径上,有一只松鼠躺在路边。它侧着身体,前爪叠放在胸前,阳光下棕色的毛皮泛着光泽,尾巴上柔软的细毛随风簌簌的摆动。它的姿态很平静,很安详,如果不是它睁着的眼睛已然黯淡无光,我一定会以为它只是睡着了。生怕把它惊醒一样,我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它的后爪,整个身体动了一下,已经僵硬了。我在路边也曾见过许许多多死去的松鼠,很多都丧命于飞驰的车轮之下,可是这一次,没有鲜血淋漓的身体,没有扭曲狰狞的面孔,它毫发无伤、干干净净。我想他大概只是累了,便听着潺潺的流水,沐浴着深秋午后的阳光,在路边沉沉睡去。这难道不是最好的归宿吗?活着便觅食繁衍,到了需要离开的时候,便从容躺下,与这个世界告别。总有那么一天,我也会像它一样长眠。我是多么的希望能够像它一样,离开得如此美好、平静而有尊严。 (一) 我终于不再年轻。整整二十四年,我一直生活在永恒的时间里,生命就像一口永不枯竭的泉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