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让别人相信就行了

旅途中总是能遇到很多有意思的人。萍水相逢的过客,当他们跟你说第一声嗨的时候,其实已经在向你道别了。有些人,一起聊过天,喝过酒,调过情之后,你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但有些人,你却时常想起,回味他们讲过的故事,说过的话。这对四十岁左右的瑞典夫妻绝对属于后者。      在老挝万荣的一家酒吧里,他们跟我们分享一张桌子,很自然地大家就聊了起来。从谈话中得知,他们已经在万荣住了两年。我很好奇,一对不会讲老挝语的瑞典夫妻,能在老挝干什么。女人回答,我们就是来这里享受生活的。

Continue Reading

我们应该回离家近的地方工作

因为很感动,所以转过来,留给自己,时刻提醒自己! 高中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尽自己的能力考一个远一点的大学,越远越好。 后来,终于到了那所离家两千公里的学校,终于可以自由作息、为所欲为;再后来,留在了城市里工作、生活、找男朋友……但不久,我们终于生了病,一种名叫homesick的病。 龙应台曾写道“父母亲,对于一个二十岁几的人而言,恐怕就像一栋旧房子,你住在它里面,它为你挡风遮雨,给你温暖和安全,但是房子就是房子,你不会和房子去说话,去沟通,去体贴它、讨好它。”在外地的我们,眷恋着父母这所“旧房子”带来的一切——包容和温暖,我们如此的爱他们,但爱并不是认识,也不是了解,甚至很多时候,我们以爱之名,故意的不去认识,不去了解。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