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给予你的不光是知识

我 1978 年进入复旦学习, 83 年离开。在这 6 年中, 4 年是学生, 2 年是老师。实际上,作为学生的时间还不到 4 年,因为我们是 77 级,那一级由于入学时间的缘故损失了小半年。我做过管理系老师,后来又在复旦团委工作过,然后到了团市委。所以我对复旦是很有感情的,因为复旦既是我作为学生的最后一个阶段,也是踏入社会的一个重要阶段。 在进入复旦前,我已经跨出学校,在社会上劳动和工作了近十年。当时我是一个已经有 4 年教龄的老师了,是业余工业专科学校的老师。他们认为像我这样在上海已经有份较好的工作,还要去读大学,是不是有点不值得。但是,我从小学开始就有一个目标——读大学。读完大学,还要读硕士、博士,最后做科学家,这是我从小之梦。当时我常看的就是《十万个为什么》、《科学就是力量》之类的图书杂志。所以,十年 来我一直希望能有机会上大学,不能上大学总是有些耿耿于怀。因此我去报了名。当时家里和同事都不知道,只有单位领导知道,因为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