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城专访:汪吴峰—逐梦赤子中国芯

Q:您好,首先请您自我介绍下: A:大家好,我是汪吴峰,现在是就职于深圳一家医疗器械创业公司,在此之前是在华为的手机芯片研发部门。我们现在的团队已经从当初的个位数同事扩展到如今的几十人的队伍。主要从事医疗电子行业核心硬件模块设计和制造。   Q:因为什么样的一个契机,你决定从华为出来? 我加入华为是因为当时在研究生阶段就有幸跟着华为一起进行设计,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决定从华为出来走到深圳。 当时在华为的时候主要做的是硬件研发。硬件研发跟软件不一样,软件的更新频率快,加班多,薪水也比较高,而硬件这边做设计的一般跟供应商有固定的时间,这个时间在半年或者一年之前就敲定了,不会随意更改,所以,交付的周期比较固定。一般来说,做芯片和射频开发有两条路:第一条路是从模拟走向系统设计,但是往上走的话我有学历的瓶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985高校的研究生,从公司历史发展的来看,如果要走这条路需要相当的天资以及后天极为刻苦的努力,这非常的困难。…

Continue Reading

变态华为

      这确实是一家“怪异”的企业。若干年前,当华为第一次进入世界500强时,公司一位高管一大早走进会议室,他说,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公司进入世界500强了。没有人有欣悦感,更没有人倡议搞什么庆典。 东方幽灵的“上甘岭”        2012年,华为的年销售额达到了惊人的2202亿元——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        同年,华为宣布利润突破154亿元(这还不包括用来给员工发奖金的125亿元红包)。同样是在这一年,华为的研发费用高达299亿元,相当于中国许多顶级企业的年产值。 ——这是中国最优质的一家民营企业,没有之一。        如果单从数据上看,创立25年来,华为从6名员工发展到15万名员工(其中外籍员工3万多名),从2万元创业起家到销售额2202亿元,作为一家无背景、无资源、缺资本的民营企业,华为将西方众多百年巨头纷纷斩落马下。它被众多跨国对手视作“东方幽灵”。         事实上,就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