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交换

我身边有这样一个朋友。他每天会从这个国家寄一张明信片给他的女友,每一张卡片都是精挑细选的,邮票也总是应景的,没有重复,而上面的字句则总是他 酝酿再三之后写下的。每天,他会上花十分钟步行到车站附近的邮局,在那里请柜台里的工作人员敲上一个“Air Mail”的印章。就这样地,他寄出了一张又一张的卡片。离圣诞节还有四天的时候,他要我陪着他去大阪的心斎橋的商店街。我和他一同去了,在那里他买了一 只颇为精致的Swatch手表,然后在附近的邮局用特快专递寄了出去,他笑着对我说,大概圣诞节前夕就能到她手里了。虽然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一块 普普通通的手表,而对他来说,却是一周忍气吞声的打工时光的积攒。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