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编程之路——新生代程序员的心路历程

       我在很小年纪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编程,我学习编程的方法是创建大量的不同的网站。下面列出的是我创建的主要的网站,其中最早的一个是我11岁时开发的。我希望读者能从我这些复述中获得的信息是:如果你想学习编程,做大量的练习性的项目是非常必要的。   学习一种技术最好的方法就是练习,练习,练习。所有我知道的最优秀的程序员都深深的享受编程 —— 编程是一件让他们无比快乐的事情,也因此他们大量的编程。经常,那是一种不健康的废寝忘食。学习如何编程 —— 以及如何编好程 —— 并不需要你具有超人的能力。你只需要去按照自己的意愿动手去做,做出点什么东西。   做什么东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找到东西动手去做。我所认识的那些优秀的程序员,他们都有各自不同的最初学习编程的动机。有些人学习编程是为了开发动画游戏。有些人是为了解决他们在使用计算机时遇到的问题,或让工作更有效率。有些人是为了开发产品来满足人们的需求。有些人(真正的程序员)学习编程只是…

Continue Reading

SVD分解算法及其应用

矩阵的奇异值分解在矩阵理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它在最优化问题、特征值问题、最小乘方问题、广义逆矩阵问,统计学,图像压缩等方面都有十分重要的应用。 定义:设A为m*n阶矩阵,AHA的n个特征值的非负平方根叫作A的奇异值。记为σi(A)。>如果把AHA的特征值记为λi(A),则σi(A)=λi(AHA)^(1/2)。

Continue Reading

文商时代的新中国

 (特别声明,本文由十一城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reserved by elevencitys.com)        拉菲巴特拉在他的《世界大趋势2》一书中新颖地提出了社会周期律,即社会的统治权从一个阶层转移到另一个阶层是一个周期,劳工时代—军人时代—文人时代—商人时代。自原始社会不平等起源以来,政权制度从奴隶封建一直到今天流行的共和联邦等制度,但在每一个制度下都不断地经历着这四个周期的轮换。这个社会周期律就像一个车轮,不断地随着社会的发展在前行,但其本质基本未变。 通过职业的区分,人可以大致分为四种:军人,文人,商人,体力劳动者。但这里的四种分类是广义的,并不单单指表面意义上的,下面列出大致的分类: 军人,包括职业军人(战士),警察,消防员,运动员等 文人,作家,教授,学生,科学家,律师,工程师,医生等 商人,零售商,银行家,资本家,房东等 体力劳动者,工人,农民

Continue Reading

公钥安全机制与宫爆鸡丁的故事

你有没有在网上买过东西?没?什么?哦,怕不安全。 现在信息科技日新月异,貌似一转眼的功夫,交电话费、考试报名、逛图书馆、订购午饭都搬上了互联网。方不方便且不说,单说足不出户能叫到午饭,这要在以前那可都是科幻小说啊。只不过科幻小说里,主人公可能只须对机器人吩咐说,“来份宫爆鸡丁盖饭,外加一碗紫菜鸡蛋汤”,一切就搞定了——哪像现在这样,装五花八门的杀毒软件,还得随时小心钓鱼网站的陷阱。那现在的互联网真的如此危险么?先看看大宝的这次订餐经历,您再下结论也不迟。 话说大宝一日宅在家中,百无聊赖地度过了阴雨连绵的上午,忽然感觉腹中空虚,四肢无力——他明白了,原来自己是饿了。闲话少说,大宝奔到电脑前,准备给自己淘一顿午饭。 飘过了几家附近的餐馆之后,大宝决定在“啃的鸡”点一份宫爆鸡丁盖饭套餐。点完菜,服务员小姐礼貌地将大宝带到了收银台——这“啃的鸡”是先付帐、再上菜的。 (传说中的宫爆鸡丁。来源: princeroy, cc-by-2.0)…

Continue Reading

变态华为

      这确实是一家“怪异”的企业。若干年前,当华为第一次进入世界500强时,公司一位高管一大早走进会议室,他说,告诉大家一个坏消息,公司进入世界500强了。没有人有欣悦感,更没有人倡议搞什么庆典。 东方幽灵的“上甘岭”        2012年,华为的年销售额达到了惊人的2202亿元——超越爱立信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        同年,华为宣布利润突破154亿元(这还不包括用来给员工发奖金的125亿元红包)。同样是在这一年,华为的研发费用高达299亿元,相当于中国许多顶级企业的年产值。 ——这是中国最优质的一家民营企业,没有之一。        如果单从数据上看,创立25年来,华为从6名员工发展到15万名员工(其中外籍员工3万多名),从2万元创业起家到销售额2202亿元,作为一家无背景、无资源、缺资本的民营企业,华为将西方众多百年巨头纷纷斩落马下。它被众多跨国对手视作“东方幽灵”。         事实上,就在…

Continue Reading

未来十年中国经济转型与突破

     未来大致10年左右的时间内,中国经济怎样实现转型和突破,以及在这样一个宏观背景下,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与发展。首先,是一个引言。 “美国人应该真正害怕中国什么”         2011年9月27日,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它有一个非常吸引眼球的标题:《美国人应该真正害怕中国什么》。文章配了一张照片,是一个在天安门广场的中国人,戴着一付京剧脸谱,藏在一面巨大的五星红旗后面。这篇文章的标题和配图的隐喻是,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仍然在轰轰隆隆地前行,隐隐不安的美国社会想知道,中国经济的推动力是什么?中国经济有什么秘密武器?         临近大选的华盛顿,各路政客和媒体炒作中国话题的不在少数,但这篇文章提供了一个非常独特的视角。         文章的大意是,美国决策者对中国研究人员发表的学术论文和申请的专利数量大幅增加,感到非常担心。中国在学术出版物方面已经仅次于美国,到2015年前后,中国每年申请的…

Continue Reading

苏州三记——民国遗风,东吴大学

 (特别声明,本文由十一城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reserved by elevencitys.com)          要说游记,很少是写到学校的。本是说要写下虎丘的,但一想虎丘已有不少名人落笔,且参观过苏大之后,便有了一股想聊聊苏大的强烈感觉。       我自认为与苏大是有缘的。       考研当时报的就是苏大,一是想到苏州生活,钦慕烟雨江南的苏州已久了;二也是想江南佳人不少,兴许也能有杜牧那样的红缘。可惜才学疏浅未能如意。后来实习有机会到苏州呆段时间,便想着有空来苏大看看。我常说,一所大学可以反映出所在地的风土人情,文化底蕴以及现在的发展状况。       虽然被拒绝,却还是爱着;虽然没考上,但还是来了。       苏大有好几个校区,不过最有意思的应该是干将路上的本部,因为这里有民国东吴大学的原版风貌。苏大可谓是三面环水,东边和北面是老苏州的护城河,而西边的河道是极具江南味道的,白墙黑瓦,绿水…

Continue Reading

人间成都

       其实不是的。       它绝对不似宣传片里那般,满画面的鲜艳,明丽,悠闲,现代。张艺谋那些短片,使所有人对它的印记概括为“一座来了便不想离开的城市”,但其实不是的。       如所有看上去很美的事物那样,我熟知它现实中的阴霾,潮湿,暗淡,举目皆是灰色的楼宇,道路,天空……与中国一切大中城市并无太大异样。人们在这常年阴霾的市井里过着泥泞的生活,连爱与恨都显得界限模糊。是的,长久以来它一直如此,却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偶尔的晴朗,干爽,明媚,变得如此令人欢呼雀跃。        每一个晴朗的日子都像节日,在成都。所有人将会无心工作,上学,只想在太阳下面去坐着躺着,把心肝肺都掏出来晒晒。在那些稀有的晴朗之日里,无论是广场还是街心花园,任何一个坝子上都会坐满男女老幼无所事事地晒太阳,那场面大概是我见过的最为闲散,无聊的生命形式,却从另一个角度讲,令我怀疑这里遍地皆是第欧根尼。

Continue Reading

青春,请不要毕业!

(特别声明,本文由十一城团队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reserved by elevencitys.com) 毕业,曾经多么熟悉,却又无法真正触动神经的词语。 小学、中学和高中,三次经历过毕业的我,常常都是满怀对未来的向往,走到更远的地方。 而这一次,未来和远方又降临我身边的时候,我却有些落寞和伤感了。因为告别不仅仅是学校、过去的自己,更是一群朋友和那些青春的故事。昨天还是同学的他,也许明天就已经西装笔挺地坐上早班的地铁奔向职场,昨天还在食堂、教室穿行的她,明天就要嫁作人妇,每天在家庭和职场之间忙碌。这一次我们不再像从同一个恒星发射出来的光线,我们闪烁着不同的光芒,扮演着学者、医生、警察等角色。这一刻起,我们站在了不同的站台上,等待命运的火车将我们载向不同的远方,不知何时才有交集。

Continue Reading

一别,便是一生

       有些人一直没机会见, 等有机会见了, 却又犹豫了, 相见不如不见。 有些事一别竟是一辈子, 一直没机会做, 等有机会了, 却不想再做了。 有些话埋藏在心中好久, 没机会说, 等有机会说的时候, 却说不出口了。 有些爱一直没机会爱, 等有机会了, 已经不爱了。 有些人是有很多机会相见的, 却总找借口推脱, 想见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 有些事是有很多机会去做的, 却一天一天推迟, 想做的时候却发现没机会了。 有些爱给了你很多机会, 却不在意、不在乎, 想重视的时候已经没机会爱了。 人生有时候,总是很讽刺。 一转身可能就是一世。 然后,你忽然醒悟, 是没有好好珍惜, 或者不敢去面对。 一别,便是一生。                                                              —张爱玲 转博的面试安排在下午一点半,这是一个面试官没睡醒而喜欢在折磨面试实验对象的时候。…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