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路在何方?

随着钓鱼岛、十八大等事件不断被关注,4万亿投资造成的经济问题,郎咸平预测2013年中国经济触底等、沿海大量工厂关闭等事情,表明中国正在经历改革开放30年来最困难的时刻

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中国之梦的终结:中国人为什么害怕未来》。作者杰拉德-雷默斯描述现代中国是一个充满焦虑的地方,二十年的经济奇迹消退,留下的是担忧未来的广大民众。

对失业,医疗和养老的恐惧啃噬着中国人

《彭博社》引用书中内容说,中国人在深夜焦虑不安不是因为缺乏民主和人权。啃噬心灵的恐惧是失业,飙升的医疗费用和老无所养的前景。

雷默斯从2007年开始在重庆进行研究。《中国之梦的终结》这本书的发现是基于他在重庆工商大学担任客座教授的研究。

雷默斯在经过当局批准后,在重庆的城市广场放上许愿树。邀请人们在树枝上写上改变他们生活的某件事,他们的担忧和他们的希望。他在北京的两个社区做了同样的事,一共收到2586个回应。

大多数担忧可以跟一胎化政策,大规模城市化和废除铁饭碗相联系,铁饭碗曾经保障了人们的就业,住房,医疗和退休金,但是在八十年代经济改革之后,它被取消。

在收集心愿的过程中,雷默斯遇到一个重庆寡妇,她的肚子里长了一个肿块,她的女儿远在广东。她说,“我想它是癌症。我无力看医生。我还没有告诉我女儿。我不想毁了她的生活。”


《彭博社》 习李将继承开放以来最弱经济增长

《彭博社》9月23日的另一篇报导说,中共新领导人将继承自从邓小平改革开放以来最疲软的经济增长,他们可能需要借鉴邓的一些市场开放政策避免下滑加深。在共产党准备加冕习近平和李克强作为第五代领导人掌门人的时候,出口数据预示着政府将为达到今年的增长目标7.5%而挣扎。中国面临十年来最关键的挑战,结构经济放缓跟重大政治权力交接互相重叠。

《彭博社》报导说,几十年来依靠美国和欧洲消费支出驱动的增长已经式微,而填补中国工厂的年轻劳动力开始萎缩。除非习近平和李克强可以超越他们的前任,遏制国营企业,扩大私营企业借贷途径,增加国内消费,根据鲁比尼全球经济(Roubini Global Economics),年增长有可能在2014年跌到4%。

即将卸任的本届中共高层在2003年上台的时候,经济增长为9%。他们的前任曾经在1993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经济增长飙升到14%。

“中国面临十年来最关键的挑战,结构经济放缓跟重大政治权力交接互相重叠。”在新加坡的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新兴市场投资组合管理全球联席主管Ramin Toloui说,“老的增长模式走了,但是还没有清晰的现有的计划来取代它。”

改革面临既得利益集团阻力

文章说,根据二月份世界银行和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报告,下一代领导人必须克服改革的阻力,包括国营企业和银行,他们“有权势,有资源,决意保护他们的利益”。

虽然前总理朱镕基继续邓小平的路线,减少政府角色,通过在九十年代关闭国营企业,解雇数百万工人,在胡温治下,国企的撤退步伐减慢。自从2003年,政策向支持国企的方向移动,作为政权支撑的一个来源。

“政治制度已经被既得利益者攫取。”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教授裴敏欣说。“如果你希望改变现状,利益集团将失去他们有的。他们处于制度内部,他们将会抵制。”

内需下降

根据伦敦资本经济公司的数据,自从2006年开始官员就发誓把扩大内需作为增长的引擎,但是它今年所占GDP的份额从十年前的44%跌到35%。

“跟每个人的希望相反,中国国内消费没有显著增长。”联邦快递公司总裁福瑞德-史密斯说。“中国增长的驱动力是出口工业。但是随着欧洲和北美的情况,这成为中国经济的显著问题。”

中国八月份海外出货量增长连续第二个月小于3%,工业产出增长连续三年来最低,外国直接投资在过去十个月当中第九次下跌。

悲观情绪弥漫

根据纽约研究组织CBB国际公司做的季度调查,生产商和零售商对于销售已经越来越失去信心,更多的雇员被裁。本季度雇员增加的公司下降了9个百分点达到32%。

另外一个挑战是,中国的15-24岁之间的人群——这是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的主力——将在2030年萎缩到6700万。随着经济向服务业转移,劳动力缺乏将恶化,到2017年将达到1800万劳力短缺。瑞士信贷集团股份公司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陶东说。

前摩根士丹利亚洲非执行主席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说,中国新领导人可以通过发展服务业,分配资本到更创新的私营公司,提高薪水和加强养老金计划和医疗保健,来释放新的增长点。

一系列政治挑战

即使没有经济挑战,新领导人也面临一系列社会和政治问题。据华府的中国环境国际基金估计,三十年的肆无忌惮制造的工业废水将耗资至少680亿人民币进行清理。中国农村去年贫富差距接近联合国预测将发生社会动荡的水平。跟日本和越南就领土纷争的紧张关系升级,导致冲击日资工厂并关闭日本零售店。

中国的新领导人可能也将沉寂一段时间,因为他们集中于巩固权力。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主任曾锐生说。薄熙来下台制造了几十年来中国最大的政治丑闻。

所有这些可能将进一步阻碍他们对金融机构和国企展开大动作的意愿。世界银行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报告建议一个委员会,由最高领导人支持,来处理享有垄断的企业。推迟市场化改革可能导致“经济危机的风险”。就像邓小平所说,“改革是中国第二次革命。”

路透社: 经济放缓加深共产党危机感

《路透社》报导说,中共曾经通过经济起飞获取现代统治的合法性,但是现在,这种效应已经消退。但是现在随着经济严重放缓,中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已经被吞噬。

《路透社》9月25日报导说,经济放缓让中共感受到政权危机。他们组织党员参观革命根据地,让他们穿上红军制服,悼念革命先烈。并用苏联崩溃的历史警醒党员。

中国专家怀疑共产党能够用这种加强思想意识形态教育的方式延长其统治。他们说,中共通过实现惊人的经济复兴来获取现代统治的合法性,但是随着经济成熟和转入缓慢的增长速度,这种效应已经消退。

“你不得不寻找其他方式增强和维持你的合法性,我想这是他们前进的问题所在。”欧亚集团分析家达米恩-马(Damien Ma)说。

 

关于 “中国路在何方?” 的 1 个意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