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专制走向共和——宪政,变革的力量

 (特别声明,本文由十一城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reserved by elevencitys.com)      

社会不能永远稳定,也不会一直动荡。

中国有古语,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一分一合之间,彰显世事变幻。稳定和变革总是轮流占领社会主流,但他们互有彼此,也互相排斥。

社会的稳定意味着阶层的固化,社会结构,功能的固化,意味着安稳,政权的稳固,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同时也意味着底层的人难以进入上层社会,阶级之间流动性大大降低,再没有其他外力的作用下,社会两极分化会逐渐拉大。

社会动荡时,经济增长缓慢,人民生活部太安稳,阶层之间流动性大,社会有机会重新洗牌。

这几天,国内几大官方媒体连续发表讨逆檄文,史称倒宪三部曲:《“宪政”本质上是种舆论战武器》、《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在中国搞所谓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还有另一篇不相伯仲的千古奇文《马克思主义是普世真理而不是普世价值》。情节既有贯通之处也有各自的兴奋点。贯通之处在于,均有对资本主义宪政虚伪性的揭露,又有对苏联沉痛教训的反思,也有对所谓社会主义宪政提法的批驳。兴奋点则从各自标题中即可一目了然。不得不说,研究员马钟成视力所及之处尽是阴谋论和陷阱,凡是提到宪政,不是美国在蓄谋搞心理舆论战,就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意颠覆人民民主专政。

先来说说三部曲中的《“宪政”本质上是种舆论战武器》。马钟成直接将自由主义学者以及“社会主义宪政”提倡者的论述均斥为理论“陷阱”——“由于‘资本主义宪政’一时难以被全党全民接受,于是各类‘社会主义宪政’理论纷纷出现。”而站在美国实施信息舆论心理战的角度看,也是阴谋重重,“为了渗透并颠覆社会主义国家,仅仅依靠那些极右翼的文人或‘脱党分子’等共产主义叛徒,宣传赤裸裸的资本主义,恐怕会适得其反。于是,‘社会主义宪政’、‘民主社会主义’等形形色色的渗透路径就被开发出来了。”

陷阱论之后,作者顺势将话题转向苏联——“苏联解体后,新自由主义休克疗法的大戏在俄罗斯隆重登台,但是在瓦解苏联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的戈尔巴乔夫、雅科夫列夫、叶利钦等人,却是一开始以民主社会主义者的面目在苏共内部活动的。假如当年戈尔巴乔夫们直接以新自由主义者的面目出现,他们很难获得那样大的权力。”文末更是直接将苏联的解体悲剧与中国的宪政思潮之现状进行类比,强大的苏联曾经一度在军事上压倒美国,然而从80年代开始,却在“民主社会主义”与“宪政”这两大信息心理战武器的攻击下土崩瓦解。中国的宪政思潮,也是在美国情报机构扶植的各种基金会的资助下产生并发展壮大的。这不能不让人警醒。

如果说第一部是序曲,即一边将倒宪的目标锁定,一边确定具体的实施手段的基本雏形,那么接下来的第二部第三部则算是进入了重点攻防和各个击破的主题。如《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就是主要负责撕开美国宪政,也即资本主义宪政的真面目。理由有二:美国宪法不是最高权威,垄断资本寡头的意志才是;美国宪政自由、人权、法治之“名”,完全不符合宪政保障资产阶级垄断生产资料、剥削人民大众权力之“实”。最后的结论便是,为了保障资产阶级的根本权力,美国宪法必须对资产阶级专政的根基即对生产资料的垄断权进行保护。而为了对资产阶级专政的实质进行掩饰,美国宪法必然带有一定的虚伪性。而对中国带来的直接后果,“社会主义国家借鉴美国宪政的结果,只能给资产阶级掌握政权打开缺口。”

资本主义宪政的虚伪性之后,自然轮到了由此衍生出来的“社会主义宪政”之说。7日的《在中国搞所谓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算的上是及时雨,为讨伐社会主义宪政量身定做。与前者的虚伪性对照,后者更多的是迷惑性。首先,“社会主义宪政”理论曲解中国宪法,将“公民基本权利保障条款”看做是最紧要、最核心的内容,并把这些内容解读成“全世界所有立宪国家公认的宪理”。其次,“社会主义宪政”理论主张“消除或者淡化阶级斗争学说给现行《宪法》打下的深刻烙印”,他们污蔑宪法中规定的“人民民主专政”条款是“以阶级斗争为纲”思想的体现,因此要将“人民民主专政”条款删除。总而言之,在中国搞听上去不同于资本主义宪政的社会主义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死路一条。

而中宣部的《党建》杂志推出的千古奇文《马克思主义是普遍真理不是“普世价值”》更让人有一种在太阳宫下被金日成将军照耀的感觉。到目前为止,关于真理的定义从来就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而普世价值是有的。普世价值指泛指那些不分领域,超越宗教、国家、民族,只要本于良知与理性皆为所有或几乎所有的人们认同之价值、理念。到底有没有普世价值存在呢?如果宇宙起源于一个奇点,那么世间万物都会有着一些联系,道相似理相同是中国古典哲学的一条经典论断。很多情况下我们会发现一些表面上看起来毫不相关的事物在某一方面有着难以描述的内在联系。虽然仍有一些争论否定普世价值的存在,但是有一些东西是无法否认的:每个人都有繁殖后代的权力,每个人都有追求安全和快乐的权力等等,这些东西甚至是存在于非人类的自然界中。弗洛伊德早就指出,快乐和反感是人类情感的一切来源,同情是人类唯一的自然属性。无论普世价值是否存在,人们快乐和反感的权力,人类同情他人的权力是客观存在的。如果还有一些人质疑民主是这些人类的“共同点”的话,那么他一定无法反驳人类追求自由这件事是全人类的“共同点”。对于自由而言,民主只是一种组织形式,它只是人们追求自由的一种普遍反应而已,每个人对于自由的理解不一样,所以有的人认为专制和封建也许是自由的另一种表达形式,单从个人思想上来说,这是无可厚非的,表达他个人的想法也是人类普通存在的共同点。

如果说社会主义公有制是进化版的原始社会的公有制,那么民主制度也可以被称为是升级版原始社会人类的组织形式(在阶级出现以前)。同样是经过原始社会发展而来的东西,为什么敢认其一就不敢认其二?

宪政的核心在于依法治国。法律从何而来?法律是绝大多数人公认的社会行为的底线,也是绝大多数人的共同愿望的反应。在旧社会中,因为人们对于自己的权力认识不够充分,还有文明的落后,有一些掌权者就单方面颁布所谓的法规维护统治者和利益阶层的权威和利益。这一点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体现的淋漓精致,欧洲黑暗的中世纪,中国长达两千年的封建统治都是最好的例子。

中国人安于现状,谋求平安的善良本性却成了姑息养奸助纣为虐的罪魁祸首。中国拥有世界上最长的封建历史,最长的压迫历史,主要就来源于不求思变得过且过的社会氛围。2千年来,中国社会进步极为缓慢,尤其是自然科学,过于抬高长辈权威,压迫新鲜思维,是导致清朝乃至整个封建社会崩塌的重要原因。100年前,看到西方强盛根本原因的伟大的一代中国人,试图将变革之风刮入神州大地,但屡次尝试难有成功。2千年的奴性不是几枪几炮就能打醒的。欧洲走出封建社会,消除身上的奴性花了几百年,无数的思想家科学家艺术家为之献身才换来文明的进步。

而中国当时恰逢多事之秋,国人散漫,奴性根深蒂固,表面的改一下制度法律只是治标不治本。孙中山先生高屋建瓴地提出了军政训政宪政三步走的观点,他清楚的认识到,只有大多数国民拥有了独立自主的人格和思想,对于个人权力,社会结构和政治有着清晰的认识,良好的修养和学历,这样情况下的民主才能健康发展,这样情况下的国家才能健康成长。

何为宪政?刚才已经说到,依法治国。而宪政就是依据绝大多数人都认可的基本法律使用相应的政治权力进行对整个国家的管理。管理者必须对这个宪法负责,必须对同意这部法律的绝大多数人负责。宪政就这么简单,但为什么少数人害怕宪政的发生呢?

先看看他们列出的理由:改革会导致社会的动荡,经济环境的不稳,并且指出苏联的失败就是因为戈尔巴乔夫搞宪政改革,但稍有常识的小学生都知道,苏联解体岂是仅仅因为宪政导致苏共丢掉权力而造成的?唐太宗一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清晰的点出了政治问题的根本所在。既然不能让人民满意,既然大家都不同意,你继续做下去迟早有一天也会灰飞烟灭的。理由中最为核心的一条就是指出:宪法不能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文章《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指出美国宪法代表的是资产阶级利益,而不是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而中国宪法代表的是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且不说事实如何,单从字面上来看,问题很简单,美国的宪法制定的不好,像中国学习就行了。但美国政府遵从宪法制度,法定的不好,可以完善,但不遵从法律,那就不是简简单单宪法代不代表人民利益的事情了。

如果不遵从宪法,是什么样的管理体制呢?不遵从宪法,就是不遵从社会的共同约定,那就是典型的将个人利益凌驾于法律之上,这与我国推进社会主义法制进程的精神是相互违背的。不遵从宪法治国就是说一些组织和个人可以不遵守大家的契约,他们可以不受基本法律的约束,肆意妄为,随意践踏法律尊严且不会受到审判。这样的情况在哪里会出现呢?一个封建社会,一个将个人组织利益凌驾于大众上面的社会。

为什么要维稳?因为要维护现有既得利益阶层。为什么变革总会发生?因为社会需要进步,社会需要活力。相对于世界真理的马克思主义来说,这算不算的上更客观更真理呢?

宪政和民主有没有问题呢?很明显,有。即使是在当今最发达的国家,问题依然存在。毕竟人类脱离愚昧迷信还并不是太久,人身上的奴性未除,独立自主的思考也并未有太多人拥有,心怀鬼胎的作弊者们还是大量存在的。这些人类身上恶的一面导致了宪政和民主与生俱来就有缺憾。宪政和民主不一定是最好的,但一定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标志。

中国曾经流行一本书,名叫《货币战争》,明确地指出了西方民主和宪政存在的根本问题。少数人有能力操控部分政府,但也从另一方面指出了,他们并不能随心所欲地操控,他们必须顾及到法律,必须顾及到大众的利益,因为大众拥有法律,拥有制裁的权力。而如果宪法不受这些人的忌讳,人民没有权力去制裁,那么资产阶级势必更加为虎作伥。而宪法的作用就是制约这些作弊者们,庆幸的是美国绝大多数总统都未屈从于这些资本家,人民选出来的总统不代表人民就得下台。这就是宪政的好处,人民拥有反制的权力,掌权者的权力不是无限的,必须要收到法律的制约。

变革是把双刃剑,因为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比如文化大变革,就是典型的失败案例,文明倒退,经济萎缩。但这样的变革往往来自于极少数人掌权的社会,人民没有话语权,就像待宰的羔羊,许多人被逼良为娼,这样就是典型的非宪政社会。

专制和民主,各有各的好,在动荡的时候,专制有时会优于民主,它能很快的让社会稳定下来,促进经济发展。但一直坚持专制,到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到一定水平,专制会阻碍社会的继续发展开明的专制会优于失败的民主,但一个包拯救不了大宋,一个乾隆帝无法挽救大清。

穷则思变,穷不是指贫穷,而是指到了尽头。如果到了路尽头还是不改道的话,那只有掉进黄河奔向大海了。

一百年前的共和梦,多少代人的宪政梦,自由,平等,博爱,从专制走向共和,才是真正的中国梦。

关于真理的探讨

百度百科真理

维基百科真理

360图书馆真理定义

普世价值的定义

基督教关于真理的定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