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商时代的新中国

 (特别声明,本文由十一城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reserved by elevencitys.com)   

    拉菲巴特拉在他的《世界大趋势2》一书中新颖地提出了社会周期律,即社会的统治权从一个阶层转移到另一个阶层是一个周期,劳工时代—军人时代—文人时代—商人时代。自原始社会不平等起源以来,政权制度从奴隶封建一直到今天流行的共和联邦等制度,但在每一个制度下都不断地经历着这四个周期的轮换。这个社会周期律就像一个车轮,不断地随着社会的发展在前行,但其本质基本未变。

通过职业的区分,人可以大致分为四种:军人,文人,商人,体力劳动者。但这里的四种分类是广义的,并不单单指表面意义上的,下面列出大致的分类:

军人,包括职业军人(战士),警察,消防员,运动员等

文人,作家,教授,学生,科学家,律师,工程师,医生等

商人,零售商,银行家,资本家,房东等

体力劳动者,工人,农民

这四种人在不同时期轮流掌握着国家的政治权力,同时也影响着这个时期整个国家的发展。每个时代都有比较典型的特征:

劳工时代:普遍家道中落,离婚率较高,犯罪猖獗,道德约束松弛,政权不稳,且因为文化水平较低,无法良好治理国家,急需有知识的文人辅助。

军人时代:犯罪率低,大家庭模式,高度集中的中央集权,末期时暴政开始出现。比如秦朝就是典型的军人时代,刑法严苛,权力集中。

文人时代:犯罪率最低,政府权力分散,制度过多。文人时代算是社会发展曲线的顶峰,因人民普遍开化,尊重知识和文明成果,但缺点是凝聚力差,政策执行效率低下。秦朝之后的汉朝,隋朝之后的唐朝可以算是文人时代。

商人时代:个人主义盛行,犯罪增加,物质主义横行,政府权力涣散,科技兴起,战争频发,末期贫困严重,分化严重。

        当今中国,正逢多事之秋,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拉动了中国这条巨龙的腾飞,也留下了严重的病根。新中国从49年取代民国建国以来,大举农民和工人阶级的旗帜,却实由“枪杆子出政权”的军人掌握政治权力。中共中央在瑞金建立之时,就开启了中国新一轮的社会周期律,劳工时代是商人时代和军人时代的过渡,时间通常比较短,‘文革’属于劳工时代和军人时代的结合产物,也可以算是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在中国国情的适应阶段。经过军人领导劳工辅助的大洗涤时代之后,统治者了解到坦克能出政权,但是治理天下还是需要文化和教育,于是,中国的文人时代来临,78年恢复高考,一直到现在高考30年,越来越多的人受到教育,思想开化,于是中国迎来了自己的黄金三十年,到现在的党政干部,简历里基本都有几张名校文凭。中国共产党创造了军人和文人联合统治的绝佳典范,高度集权和尊重知识并存,但这毕竟只能算是个过渡,军人的专制思想和文人的开明之制是水火不容的,当收到高等教育的人越多时,社会思想就越开明,提倡自由和交流将会代替崇尚专制,而军人时代就退出的越快。

        新中国进入文人时代还是从江泽民以后,江泽民毕业于上海交大,胡锦涛毕业于清华,而现今的习近平不光毕业于清华,更拥有一个博士学位,而新上任的领导班子除极个别老同志外其余的无一不是名校毕业,多人都拥有硕博士学位。不仅仅是出于中国人常认为的名校学历硬,能挣面子,更出于学识对于治国的重要,学而优则仕就是最好的总结。

         但文人并不是万能的, 文人时代可以算是社会发展的一个黄金时代,但“文人贪财”这个文人时代的根本弊病将会导致文人时代的土崩瓦解。现在的中国腐败已经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甚至连中央自己都说不反腐将要亡国,这觉不是危言耸听。毛泽东在位时,贪污情况极少,并不是所谓的一穷二白没得贪,毕竟还是个大国,再穷也有油水可捞。军人时代思想比较单一,不会动花花肠子,对于贪腐的惩治也比较严重。而中国的贪腐是跟随文人取代军人时代一起成长过来的,朱镕基总理曾整治过一次,但无法改变大势,只能延缓,文人贪财的毛病是自然属性,一个文人可以保持气节不贪腐,但一堆文人就不一定了,因为总有人会说:“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因为文人的贪财,拥有大量资金的商人便逐渐走入掌握政治权力的文人团体,于是,资本开始和权力结盟。起初,商人会用贿赂等手段先拿到一个像样的学历,比如前段时间特别火的MBA商学院,因为商人好面子,文人也好面子,在交接的时候,适应了学历统治的人们不会突然将兴趣转向金钱,很多学者还会呼吁保持道德和气节,批评拜金主义。所以一张有说服力的文凭极为重要,所以MBA这种完全可以用钱解决的文凭就顺理成章变成一个进入文人集团的敲门砖。拥有了资金和学历的商人,在文人集团里怎么会不如鱼得水?资本代表着可以调动社会主要资源,学历代表着能让质疑和反对的声音减少。当一个文人看到另一个文人变得富有且声誉依然很好的时候,他很难拒绝这种双赢的诱惑。

       然后,商业化开始。大量的资本涌入,经济在经历一次短暂的波动后再一次发展,此时文人和商人共同把持着天下,当然,贪腐也日益严重。商人不断地向文人索要对自己集团更优势的政策和支持,天平再次倾斜,社会在已有的分化基础上进一步拉开两极的距离,社会的财富进一步的集中于商人手中,当政权和金钱交融在一起的时候,官商勾结时代来临。左手是石头右手是布,无论你出什么,永远赢不了。有人会问,那军人呢?军人在文人时代的地位和作用被极大削弱,而商人时代给社会带来的贪腐之风同样也刮进了军人阵营。只要是有利益交换的地方,商人时代的贪腐之风就能刮进去。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热衷于金钱,很多人都会保持清醒的头脑,但是从众很多情况下是不得已而为之。让我们一起看一个并不存在但绝对真实且你能深切领悟的例子吧:

       你的孩子小学要升初中,你听说塞钱给校领导,就能让孩子进一个好班,就会有水平高的老师教你孩子。而根据经验你知道,进好的班级和坏的班级老师差距极大,重视程度差距大, 认识的同学层次悬殊。进好班意味着进入重点高中和重点大学的几率更大,而进一个坏班可谓前途渺茫,认识的同学都是一些“不三不四”的坏学生,以后即使不坐牢也会活的很艰难。而事实的确如此,好的学校意味着好的出身意味着好的工作和前途,反之亦然。(这是文人时代的典型,学而优则仕。)当你得知其他家长都已经争先恐后地给领导送钱而你还教育孩子说即使进不了快班靠自己努力能成功的时候,你还会坐的住吗?没有一个家长会轻易拿自己孩子的前途开玩笑,送钱也变得极为合理且必要,这个不得已而为之的例子就是文商时代的典型。

       巴特拉并没有在自己的书中说到文商时代这一个词,因为这是一个过渡时代,文人也可能被一些居心叵测的军人直接通过政变夺权,不过这只能发生在文人时代还没有成熟之前,也就是说在军文时代的时候才会发生。文商时代是我斗胆捏造的词汇,但并不是无依无据。前面已经提到,文商时代是介于文人时代和商人时代之间的过渡时代,它拥有着以下几点特征:

1、好面子,看出身。此时的商人还不敢大张旗鼓地改变社会风向,而文人一向看重面子,毕业于名校或者师从哪位名师是文人时代选拔人才的重要依据,想挤进政治核心的商人也会想方设法为自己镀金。而年轻学子们更以镀金为风气,真才实学并不像文人时代开始时那么受用了。

2、巧立名目的贪腐盛行。文人胆子不大,又多年读书明理,道德观念较强,虽然爱财之心甚,但碍于面子不好意思直接碰触金钱,于是文人手中的权力便成为商人眼中的商品,不能直接交易但可以私下谈判。比如绝大多数经营者都是两本账,给别人看的一本,自己看的一本。也就是说,文商时代的贪腐大多在内部进行,窗户纸还未捅破。

3、犯罪率和离婚率开始升高,社会道德水平下降。拜金主义开始被更多的人接受,金钱取代文凭成为社会地位的主要象征。普通赚钱速度慢,为钱财走不法之路的人开始多。而年轻女性为寻求下一代更好的生活环境,与有资本和地位的人结合,有钱有势的男人大多都属中年,已有配偶,这种情况增加了原配的离婚率,同时也加剧了社会的不稳定性。当这些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时,人们会理所当然的这样认为,社会的道德水平底线已经开始下降。

4、政府权力松懈,科技与资本融合,应用型技术发展。商人重实用,能最快变成利润的会最先给予资金投入。收效时间长,风险大的理论研究得到资金支持减少,在同样风险的情况下,收效时间短的应用型技术受到青睐。应用型技术的普及将再一次提高社会的物质水平。

         并不是想说文商时代一无是处,虽然有很多毛病,但是社会大体还是和平状态,经济仍然向前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仍然在提升。资本的加入,让文人集团原来的一些缺乏资金但富有远见的政策得以实施,许多创业项目可以得到更好的支持。十一城的上一篇文章,未来十年中国经济转型与突破里明确指出了资金+科技的巨大效应。商人们会给整个国民经济注入新的活力,将社会资源更好地配置起来。文人具有前瞻性的理论和商人实事求是用最少的成本创造最多效益的实力综合起来,就好比牛顿的眼睛加上巨人的手臂。

      中国正处于这个复杂的文商时代,社会的上层将会再一次洗牌。一方面经济将继续保持增长,另一方面社会问题日益凸显,投机客将大显身手,普通人的日子将变得更加艰难。这是一个和平年代,也是个动荡年代,非武力的竞争将会比任何时候都激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