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入睡说起——论身体和精神的健康

梦是短暂的疯狂,疯狂则是长久的梦

——叔本华 1862

在入睡前,很多人辗转反侧,大脑不停地在思考问题,这个问题一般是源自于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这种思考活动是导致失眠的原因之一,因为此时的大脑被控制在进行主动思维。在这个思维活动中很容易产生人格分裂的症状,有时候这种思维会进入幻觉性妄想,这种妄想多半是来弥补现实中的失落感。

身体健康与精神健康

身体的健康和精神的健康都非常重要,根据国际健康协会的健康的十个标准来看,只有二者都健康的人才能称为真正的健康。

身体的健康是基础,但是精神的不健康很可能会引起身体的不健康或者使病情恶化;而精神上的健康会对疾病的治愈产生积极的影响。

用通俗一点的观点来看这两个的情况就是:身体——健康  精神——幸福

就目前世界范围来看,对身体的医疗水平远远超过了对精神的医疗水平(这一点反向证明了身体的健康是基础)。很多人对精神类疾病没有一个客观的认识,甚至有强烈的抵触感。其实精神类疾病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发展,但直到近代精神类疾病才随着人类文明的大幅发展才日趋严重起来。实际上,当代每个人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这就像每个人现在身体都患有不同种类、程度的疾病一样。

现代人的精神文明不能与物质文明同步是这些精神亚健康现象的主要根源。我们可以从很多生活现象发现出这个结论。比如说人们下班回家后的时间会感到无聊,大学寝室生活更是将无聊发挥到了极致,于是,看韩剧、上网、DOTA等活动成为了人们的精神寄托。我们可以用“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基点”(无任何讽刺意义)这一句话中可以描述他们无聊的原因。人们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受挫、失落,或者仅仅是无事可做,所以开始在一些介质(上网,游戏)中寻找精神寄托。这种寄托如果只是短暂、偶尔性的话还算正常,要是长期的话就不正常了。长期在其中的人们在虚拟世界中寻找幸福,而非从现实生活中寻找幸福,虽然虚拟的幸福有时可以短暂地代替现实幸福的作用,但毕竟无法持久,因为人还是活在现实中的。而这些脱离现实生活所给予的精神上的安慰时,他们对虚拟精神的依赖越来越严重抑制无法自拔,现实幸福与虚拟幸福的差距被拉大。

而有的人不会选择将精神寄托在某些事物上,因为他们不感兴趣或者知道这样的后果会很严重。所以他们的精神属于游离状态。因为找不到寄托,所以就产生了抑郁症。这种状态有时会比那些寄情于虚拟的人的危害更为严重。我们知道,人类的一切情感都来源于快乐和反感(见 大卫 休谟《人性论》)。抑郁的人少有快乐,即使有快乐也是非常短暂的,因为他们的精神总体上是不幸福的。而沉迷于虚拟的人们情况稍微好一点,因为他们在这个角度下是幸福的,虽然是一种不健康的幸福,但是他们可以从虚拟中经常找到快乐,有时候他们如果认识了一下同样沉溺于虚拟的人,他们会通过交流合作产生更多的快乐,而这种联合其实是再一次使他们回到现实,通过与现实中的人在虚拟世界中进行真实的合作体会到更多的快乐,此时他们的病情就会稳定很多,一般不会加深,甚至在某些情况下会好转。

而得抑郁的人问题就要严重些。他们无法在现实和虚拟中找到基点,他们感到冰冷、无助,而自己曾经火热的心已经陨灭,于是酗酒放纵成了他们中很多人的选择。他们在生活中是失落的,在精神上是孤独的。而拥有高学历和拥有比较多的知识的人尤为严重。书读的越多思绪越乱。他们平时的思考会比一般人思考的多,他们一旦精神出现问题就会是严重的。他们过多的思考会让他们感觉到乱,而越乱时他们越想理清而实际上他们越难理清。同时,由于他们拥有比常人多的知识,使他们在接受外界治疗时会嗤之以鼻。这些人的知识越多,心灵的保护层就越厚,而他们一旦被发现有精神疾病时他们的病理已经很深了,一般的医生当然无法治愈。

所以,现代很多人提倡返璞归真,回归大自然,这其实是一种迷路之后想回家的感觉,他们发现简简单单才是真的快乐。而此时外界人会认为他们是神经病,因为这些外界的人没有到那个境界。

疯子是清醒状态的做梦者

——康德

梦是低档枯燥无味生活的一面盾牌,

他们使想象挣脱锁链,

从而使全部日常生活景象混淆起来,

并以儿童般的快乐嬉戏打破了成年人保持的庄严。

没有梦,我们肯定很快就衰老,

所以,我们也许可以不把梦看做上苍赐予的礼物,

而把他们视为一种珍贵的娱乐,

使我们走向坟墓的人生旅途上的友好伴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