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 Kurzweil如何帮助谷歌创造终极智能大脑

 (特别声明,本文由十一城团队原创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reserved by elevencitys.com)  

        谷歌一直致力于人工智能的研发,所以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顶级科学家,Ray Kurzweil加盟Google并不能算是十分令人震惊的消息。尽管如此,聘用的决定让一些人惊叹,因为ray是hard AI的权威发对者。它使用deep learing技术创造一个人造大脑和一个神经网络,Geoffrey Hinton随后购买了他的技术。看起来谷歌正在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最大胆的开发商,事实上,ray加入到谷歌的这个创新项目中的行为让一些人感到忧虑和不安。

        星期二,雷库兹威尔(Kurzweil) 主持的一个关于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 的新片——after earth的谷歌在线节目的时候,提到了一些关于未来的概念。节目中讨论了星际旅行和移民的问题,和亟待解决的世界能源问题,以及太阳能的未来。在节目结束之后,Kurzweil在给我打的电话里,跟我进一步详细讨论了一些细节问题。

记者:​​在刚才结束的谷歌访谈节目中,威尔史密斯提到你的科幻著作给了许多关于这部电影的灵感。您是如何看待科幻小说的?

雷库兹威尔:科幻小说一个预测未来的绝佳机会。作为一个未来学家,它们的确为我带来了相当多的灵感。科幻小说作家没有必要拘泥于当下人们对于时间和空间的观念。比如在这部影片中,作为人类的主角在一千年之后重返地球却发现地球上生物进化的太快,以致于和物种原来的模样大相径庭。当然这明显是不现实的,不过这种大量的反乌托邦式的创想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在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不要忽略科技带来的危害。像一些电影中经常有这样的设想,拥有AI系统的机器人变得非常聪明,并且他们冷酷无情没有人性,这是非常可怕的。(译者按,好莱坞许多电影还有许多游戏都有类似题材,比如天眼之类的。)

预测未来的关键是什么呢?

        30年前我意识到,成功的关键是把握时机。我收到了许多新技术的创新建议,我认为95%的团队如果在他们宣布自己的想法时拥有所需的资源的话,他们可以建立一番伟业,可惜的是95%的团队都没有遇到恰当的机遇。比如15年前,当搜索引擎开始展露头角的时候,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在正确的时间将正确的思想运用到了正确的地方。(译者按,所以谷歌成功了。)

您曾经预测过搜索引擎的发展?

        是的。我在20世纪80年代写了一本名叫《智能机的时代》(The Age of Intelligent Machines)的书中提到了这点。[这本书出版于1990年。]

不过你预测过你未来会在一家从事搜索引擎方面的科技公司工作吗?

       这种事情真的无法预测。谁能知道斯坦福孕育的这些企业将改变世界的搜索方式。但我发现,如果你去对比下你的股票曲线和信息技术的容量,你会发现一条惊人的平滑的指数曲线。自1890年的人口普查以来,股价表现一直在流畅上升,并通过了战争和和平的检验,并没有什么太大影响,我预计一直能持续到2050年。在2013年,我们究竟在何处呢,我们应该认真研究这个曲线。

你在谷歌做什么工作呢?

         我在谷歌负责一个开发自然语言理解的团队,并与其他研究人员合作。目前的搜索已经远远超越对于关键词的搜索,但它仍然读不出来数十亿的网页和标签的语义内容。而我们希望电脑能够检索出这些语义的含义。如果这真的可以实现,人们完全可以提出更加复杂的问题。

你是否参与Jeff Dean的计划,建立一个智能的人工“谷歌脑 ?“

       杰夫院长是我的合作者之一,他是一个资深的科研带头人。我们将使用他的系统和他的deep learning的技术。我选择谷歌的原因就是因为谷歌拥有这样的资源。并且知识进阶图和非结构句法提供了先进的技术,这正是我所需要的,帮助我做好自然语言分析程式化。我相信我们能够成功,因为这些技术,因为我在谷歌。

如果您的系统了解复杂的自然语言,你会认为它是有意识的吗?

        恩,是的。我希望这个能在2029年之前实现。这不仅仅意味着单纯的逻辑智能,这意味着情商,滑稽,笑话,性感,爱好,理解人类的情感。这些恰是我们研究中最复杂最有难度的东西。今天我们以这个标准来区分计算机和人类,不过2029年这个裂痕将不复存在。

我们是否能拥有更加简单的计算和更好的软件,或者是目前还有未解决的难题?

          这对硬件和软件都有要求。我相信我们目前已经掌握了必要的软件技术,这部分正在协助了解人类大脑是如何工作的。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里面一个活脑和个体之间的神经连接的形成和实时发射。我们可以看到,你的大脑在创造你的想法,也就是说——思想在创造你的大脑。。这项研究揭示了很多新大脑皮层的作品,这帮助我们研究人类思想的机制是如何工作的。生物工程提供了方法,我们可以在电脑上进行模拟。前面我提到的技术——deep learing,是受到大脑是如何工作的启发,加上生物工程的模型和已经进行几十年AI领域的研究成果,我们将会在二十年之内实现对思考机制的解析。

爱因斯坦的智商,史蒂夫·乔布斯的创造力,或拉里·佩奇的焦点。是什么让这些人如此特别?你有什么看法?

         这个问题提的不错,我的新书《how to  createa  mind》里有提到我的观点

不多绝大多数的物理学家都只专攻一个领域,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成为爱因斯坦。

           哈哈,我肯定成不了。不过勇敢的去追随自己的思想一直是我所愿。因为社会的共同信仰和假设是如此的不同,人们不愿意接受比他们年纪小的人的思想,而且当他们立刻放弃他们固有的思维模式时候,他会导致结论变得荒谬不同。所以一定要坚持你的信念,这一点乔布斯做的很好。他有一个梦想,并且坚持不懈做下去了,这就是定力。

因为我们刚才一直在谈论史蒂夫·乔布斯,所以我想引用下他在斯坦福大学演讲中的句子他说,“死亡是生命最好的一个发明。因为它是生命的变革推动者。“您是个长寿论的支持者,所以您不赞成这个观点,对不对?

        是的,这就是我所说的“deathist”的一种表示,部分人能活一千年然后再死亡其实不失为一件好事(译者按,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不过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证据表明寿命可以无限期地延长。所以,前科学时代的宗教能做的最好一件事情就是告诉人们,死是个好事。我们听到有人去世的最初反应是关于亲情友情或者知识人才关系等方面损失的叹息,而不是数量的多少。也就是说,并不是需要老人都死光了,年轻人才有空间拿出自己的新想法。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并没有取代任何人,但他们创造了一个全新的领域。知识每年呈几何级数增长,而承载知识的空间足够用。

源地址:http://www.wired.com/business/2013/04/kurzweil-google-ai/

拓展阅读:

机器学习前沿热点–Deep Learning

机器学习简史

搜索技术:探讨“即刻”搜索的困境之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