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阅读

如果没有大量的阅读,我可能都无法开始写这篇小文,因为写作的基础构建于阅读之上。阅读提供人以信息,给予人以观点,同时塑造个人的写作风格。于是可以这样论断,人从阅读中期待得到的东西有三样,一是及时丰富的信息,二是深刻动人的观点,三是引人注目的文风。

我从2010年年初开始订阅英文版金融时报,至今已近两年。前一年内,作为一份报纸,金融时报在提供信息这一职能上无可指摘,同时其评论文章的观点与风格于其时的我来说也相当受用。第二年我开始养成阅读书籍的习惯,近一年来逐渐发现,从观点的深刻度与文风的精彩度来讲,报纸文章与书籍是几乎不具备可比性的。我常常在金融时报的头条看到一些重点推介的评论文章,读完洋洋洒洒近千字的文章后,从虚胖的文章中挤出几条观点来,发现其观点正是我阅读过的某本书的核心观点,但从观点的完整度及叙述的逻辑性来讲,报纸文章都不及书籍本身。读一本书,比如the black swan或者近期在读的thinking, fast and slow, 常常有一种感觉,书里面的每一段都充满着智慧,给人以启迪,而报纸文章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同时,许多其他的网站,如路透社,在提供信息的及时丰富程度上均十分出色。所以,在上周我做出一个决定,停止订阅金融时报。

当然,将报刊文章与书籍文章在观点与文风上相比,本身就是一件不太公平的事。在信息更迭如此迅速的时代,写一篇评论文章,从酝酿到写作成型估计能有一周时间就算奢侈了。写书却相当不同。最近经济学人评出了2011年最佳图书,普利策奖得主James Gleick的新作the information, a history, a theory, a flood,位列其中。为了创作这本巨著,James Gleick花费了七年时间。书籍的写作常常是思考与阅历在时间的静静流淌中日月沉淀而成。我可以信手提笔开始写作这篇文章,但若要让我写一本好书,我可能用十年的时间来打磨也未可得。在写作thinking, fast and slow之前,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Daniel Kahneman已经在心理学领域研究了四十年有余。不知是无心插柳还是有意栽花,他在心理学领域的工作造就了行为经济学理论这一“副产品”,当然也包括这本书。我相信Daniel Kahneman写作的这本书自然的继承了他过去几十年的研究成果,因此此书行文稳健,立论有据,布道娓娓,风度翩翩。Kahneman先生的这部作品是智慧的代名词,阅读它是一种对智慧提高的过程,同时是对写作能力提高的过程。
深刻的观点和精致的文笔使这样的作品气度不凡。创作它们的过程需要思考与阅历的积累,阅读它们的过程更需要耐心与诚意的付出。创作一件作品需要将错综复杂的观点感受经历以精心设计的结构梳理表达出来,因此解读这件作品需要深入其中耐心细致的探索。就像故宫的建筑,这件由两千六百多座殿宇构成的作品岂是一天之内就能悉数尽览的;即使能走马观花的看过,又怎能细致的去感受蕴藏于其中的魅力。阅读书籍是将二维的文字还原为四维的时空的过程,中间包含对作者内心的感悟,不用心则无从得之。资讯时代的信心爆炸使人在疲于应付中长于广度却短于深度,有包揽宇内之心却无静心探索之力。这个时候,更需要阅读的过程来让人重拾诚恳与坚持的精神。

网络时代的浏览与这里谈到的阅读有显著的区别。借thinking, fast and slow里的理论:人的思维体系有两层,system 1处于底层,主管人的直觉思维和一些最基本的意识,如自我防卫意识,调用system 1几乎不需要人使用太多能量;system 2处于system 1之上,掌管逻辑思维,计算判断等能力,调用system 2需要消耗能量,因此system 2有懒惰的天性。这样看来,网络时代的浏览更多是在取悦system 1,满足人的好奇心和对精彩的故事情节的需求,同时几乎不用人消耗多少能量。因此,浏览的对象多是图片,视频,简短的文字和情节扣人的故事。而提高人的思维能力的根本在于对system 2的训练与调用,这需要显著的消耗能量,抵抗system 2与生俱来的惰性。阅读书籍,训练计算,与人辩论都属于这类活动,他们与浏览不同。这样看来,我之前对于阅读的作用的论断并不全面。阅读,尤其是对书籍的阅读,作用不仅限于对信息,观点和文风的吸取,同时能改造人的习惯,训练人的思维。当然,只有好的作品才能同时达到上述的五个作用。

原文地址:http://bbs.sjtu.edu.cn/bbstcon,board,book,reid,1323629831.html

文字传递灵感,思考铸就梦想

十一城人人      十一城新浪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