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微信是新浪的

你想过如果微信是新浪的,微信会是怎样的形态么?抛出这个问题,是因为近期看到有些媒体同行在讨论微信公众平台的价值,有些人从看好变成不看好有些人认为不用则必死。这时,互联网分析师应该站出来说,“不能用老的方式在微信上做尝试,要用针对微信的方式,你们之前肯定都做错了”。嗯,互联网分析师肯定是对的,至于你问他们应该用什么方式,他们肯定会说,不同的帐号要用不同的方式,不能一概而论。其实,方法很简单,让新浪接手微信就行了。

作为微信的忠实用户,我非常看好微信公众平台。但我从来不看好它作为一个媒体平台,微信公众平台不为媒体而生,它从一开始就被定义为给用户提供独特价值的服务,这些价值是在通信之外且与通信并行的。媒体也好,营销家也好,看到2亿用户的微信,看到有能群发信息的功能,个个眼冒金光,人人跃跃欲试。现在,该是冷静下来,好好思考的时候了。

最初,微信是你我他的

微信推出不久后,微信的产品经理曾鸣说到,微信是腾讯广州研发中心带着“尝试”的态度做出来的。微信团队原先都是QQ 邮箱团队的成员,曾鸣说,“我们看到Kik 在两周内累计了200万用户,我们老大说要不我们也试一下,结果就在2011年春节前发布了微信”。

虽然曾鸣用了“尝试”这个词,但在2010年这个移动互联网已经相当火热的年代,一款更适合手机使用场景的IM 是需要的,不仅仅是用户需要,腾讯也需要。因为已经有10年历史的QQ 并不是这个时代最需要的手机IM 。

这个时候,腾讯急迫需要一款真正的手机IM,他们刚好看到了Kik,于是就用类似Kik 的方式做出了微信。

最初的微信被定义为一款通知工具,这款通知工具承担了3个功能:

  1. 联系人给你发信息时,它通知你
  2. QQ邮箱、QQ离线消息有新条目时,它通知你
  3. 你在腾讯微博上收到私信时,它通知你

仅此而已。

在朋友圈出现之前,微信连社交应用都称不上,它仅仅是一款通信工具。

后来,微信做了一些陌生交友的功能,比如“摇一摇”、“查看附近的人”、“漂流瓶”,这些功能被很多人调侃为“约炮”功能,虽然我从来没有约炮成功过。

这时,微信才称得上是社交应用,之前只有“交”,这次有射“社”了。

在微信公众平台推出前,微信都是你、我、他的,用户与用户之间把它当做一款工具来使用。

接着,微信成了媒体的

2012年7月,微信公众平台开始内测。和很多媒体从业者一样,当时我很兴奋,甚至对着电脑屏幕说粗口:这尼玛的是个好东西。

同样对着屏幕说粗口的还有其他的媒体从业者。一瞬间,媒体们纷纷入驻了微信公众平台。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以前我们只能在微博上大声喊,谁看了谁没看我们都不知道,这下牛了,我们能群发垃圾短信了

可以说,微信的信息到达率是 100%,假设你关注了很多个公共账号,那么你所面对的不再是让你开拓视野的信息,它们将是不同程度的信息干扰。

以下场景已经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这时我们不禁怀疑,微信营销是不是被过度吹捧?看似美好的微信渠道是不是被滥用了?

微信说,是的,是被滥用了。

所以,微信很快地调整了公众平台的策略,所有群发信息都不再推送,并将群发消息的数量限制为3条。

这时,微信是媒体们的。

后来,微信是营销家的

之前,微信公众平台上的大部分帐号都是媒体和生活服务,结合微信不推送群发信息的策略,纵然你可能关注很多公众帐号,但你也不会受到很大的干扰。

真正的干扰是,当营销家们发现了这一渠道。

美丽说、蘑菇街组成的美丽蘑菇组合,曾经在一天内刷遍每个微信用户的朋友圈,它们用的方式很简单:病毒营销。几乎每个微信用户的朋友圈都被刷成了各种好友的“心理年龄测试”和“性格测试”,你想查看朋友的测试结果,得先关注它们的帐号。

这一天,微信是营销家的。

和之前一样,微信很快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当天晚上微信即调整了公众平台的策略。官方上他们说,

“微信公众平台更新了,现在为用户提供图文消息的直接编辑功能,用户不再需要预先制作网页链接,直接在公众平台编辑图文消息内容后即可发送,并能为订阅用户带来更快的内容加载体验。”

言下之意就是,链接必须经过微信的中间页转跳,任何人都无法再效仿美丽蘑菇们的病毒营销。

错了,微信是评论家的

互联网分析师是一群吃饱饭没事干总想折腾点话题的人。之前,媒体也好,IT 从业者也好,对微信的讨论一般是在传播和产品层面,或者说其实都是在一个大产品层面的。

分析师们不说点话,蛋总会疼。于是就有传闻说马化腾给张小龙设鸿门宴,像当年柳传志给杨元庆写信那样,语重心长地教对方应该如何做人。

就像娱乐明星裸照曝光一样,这样的传闻很快就传遍互联网。分析师们都在讨论,微信到底是张小龙的,还是马化腾的。

引用 @Fenng 说的话,微信其实是评论家们的

他们希望微信是新浪的

回到最初的话题,媒体抱怨微信公众平台粉丝涨得慢,粉丝互动少,无法制造轰动内容。

其实,媒体从业者之所以抱怨微信的运营效益低,是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高估了这一平台。他们以为姓“微”的,都是新媒体;姓“微”的,都能用惯常的操作手法来运营; 姓“微”的,都是一对多的广播,我告诉你什么牛逼,你转发就行了。

以上,显然是新浪微博的运营思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