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不能告诉我们什么?

 

最近在读曼昆的《宏观经济学》,对GDP的概念有了更多理性的认识。

首先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国内生产总值)的定义

是在某一既定时GDP1期一个国家内生产的所有最终物品与劳务的市场价值。

经济学家们用了下面的公式来量化它。

Y(GDP) =  C + I + G +NX

其中C代表消费,I表示投资,G代表政府购买,NX表示净出口。

但是要注意的是由于有货币通胀和紧缩的存在,因此有名义GDP和真实GDP的区别。真实GDP是按不变价格评价的物品和劳务的生产。因此需要选择一个基年价格进行计算,例如10年前1元RMB的雪糕,现在卖5元RMB了,但是依然按照1元RMB价格乘以产出的雪糕数量加入到今年的GDP。

所以我们可以得到一个GDP的平减指数如下:

由此可以得到第二年相比于第一年的通货膨胀率如下:

当然还有很多灰色收入并没有被GDP统计近来,这让我想起了近来看过的一篇文章,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这里

这些未被统计入GDP的暗流资金,很可能对国家的经济造成重大的损失,也对宏观经济决策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房价越调越高的结果可以从中显现无疑。

“地下经济很好地衡量了一个国家的进步和健康程度。当许多事情是错误的时候,就需要将其隐藏起来。”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GDP作为一个经济学概念,被我们国家作为发展的重要衡量指标,在近些年已经暴露除了很多问题。在这本书里的23.5节中就直接提出疑问:GDP是衡量经济福利的好指标吗?

1968年肯尼迪竞选美国总统的时候,就曾慷慨激昂地批评GDP:

GDP并没有考虑到我们孩子的健康,他们的教育质量,或者他们游戏的快乐。它也没有包括我们的诗歌之美,或者婚姻的稳定;没有包括我们关于公共问题争论的智慧,或者我们公务员的清廉。它既没有衡量我们的勇气、智慧,也没有衡量对祖国的热爱。简言之,它衡量一切,但并不包括使我们的生活有意义的东西。

首先,GDP没有考虑到收入分配问题,少数个人的垄断收入暴涨和绝大多数人停滞不前,并不是社会繁荣的景象。

因此GDP忽略社会福利的提高,只是追求每个人不停地产出。同时更重要地是,在现在化技术革命推进工业浪潮的过程,人们为了追求经济的发展,直接忽视的就是环境生活的牺牲,这些隐性成本的投入,应该给GDP的衡量加一个大大的负分,这样才是合理衡量GDP意义的公式。

举个例子,一位先生发现他雇佣的保姆勤劳、贤惠、可爱,把她娶为妻子。在此之前,他需向保姆支付工资,保姆从事的做饭、清扫房间、照顾老人等活动被计算到GDP中。当保姆变成妻子,她仍然从事同样的劳动,甚至在家务上付出更多,但丈夫不再向她支付报酬,从而这些活动不再增加GDP。保姆变成妻子之后,这个国家的经济活动并没有因此而减少,但GDP却减少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GDP不是万能的。

总结一下:

第一,GDP不能反映经济发展对资源环境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比如,只要采伐树木,GDP就会增加,但过量采伐后会造成森林资源的减少,GDP却不考虑相应的代价。再比如,某些产品的生产会向空气或水中排放有害物质,GDP会随着产品产量的增加而增加,却不考虑对环境造成的损害。显然,GDP在反映经济增长的同时,没有反映它所带来的资源耗减和环境损失的代价。

第二,GDP不能准确地反映一个国家财富的变化。

目前,经济学家们对一个国家的国民财富尽管有不同的解释,但都把固定资本存量作为它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个国家财富能否有效地增长,不仅取决于GDP中固定资本形成总额的大小,还取决于其质量。如果固定资本的质量不好,没有到使用期限就不得不报废,那么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再多也许都不能有效地提高一国的国民财富。

比如,我们在2001年建造了一座桥梁,2002年由于工程质量问题拆除了这座桥梁,2003年又重新建造一座同样的桥梁。2001年建造的桥梁增加了2001年的GDP,2003年建造的桥梁又增加了2003年的GDP,从而GDP增加了两次。然而2003年年底的国民财富中只包括当年建造的那座桥梁,2001年建造的那座桥梁因被拆除,在2002年年底的国民财富统计中就已经被剔除了。同时,2003年在建造这座桥梁时又消耗了一次自然资源(如果2001年建造的那座桥梁不出现质量问题,这些资源就不会被消耗掉),所以,与2001年年底的国民财富相比,2003年年底的国民财富不仅没有增加,反而会减少。

所以,我们不仅要注重GDP的数量,还要注重它的质量。如果我们盖了许多厂房、住房,修了许多道路、桥梁、码头,而不注重其质量,没有多久就不得不拆除,虽然GDP表现得一派繁荣,但国民财富不会迅速增加,反而可能会减少。

第三,GDP不能反映某些重要的非市场经济活动。

有些非市场经济活动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比如家庭妇女做饭、照顾老人、养育儿童,等等,这些活动没有发生支付行为,按照国际标准,GDP不反映这些活动。但是,如果这些工作由雇佣的保姆来承担,雇主就要向保姆支付报酬,按照国际标准,相应的活动就必须反映在GDP中。可见,由于GDP不能反映某些非市场经济活动,使得它在某种程度上损失了客观性和可比性。

在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家务劳动市场化的程度比较高,比如,大多数家庭都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去育养,许多老人被送到养老院去照顾等等。而发展中国家家务劳动市场化程度比较低,大部分家务劳动都由家庭成员自己来承担。同样的家务劳动,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市场化程度高,对GDP的贡献就大;发展中国家市场化程度低,对GDP的贡献就小。因此,就这一点来说,发展中国家的GDP与发达国家的GDP并不完全可比。

第四,GDP并不能全面地反映人们的福利状况。

人均GDP的增加代表一个国家人民平均收入水平的增加,从而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增加时,这个国家的平均福利状况将得到改善。但是,由于收入分配的不平等,一小部分人得到了更多的收入,大多数人的收入水平并没有增加,或增加得较少,因此他们的福利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或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从人均GDP中就看不出这种由于收入分配的差异状况而产生的福利的差异状况。

对于GDP的公式你有什么想法呢?如果可以请把你对GDP的定义公式写在评论里面。

原文地址:http://news.sina.com.cn/o/2003-06-19/0522234587s.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