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热干面,中国涨十年

 (特别声明,本文由十一城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reserved by elevencitys.com)   

节后热干面又涨价 揭秘一碗热干面成本价

前几天出门买热干面,被告知涨了5毛,原本想埋怨下小摊主的无良,后来看新闻才知道全线上涨。热干面对于武汉人就像煎饼对于天津人,花椒对于成都人。热干面属于武汉及周边百姓的生活必需品,其价格的每一次变动都紧紧牵着百姓的心。这种生活细节的变动对于人们生活的影响是巨大的,尤其是热干面这种刚性需求的东西,即使涨价,人们也不得不接受,接受的后果是人们将涨的价格转嫁到整个社会。而这个过程,也正是所谓中国经济腾飞的过程。

十年前,一碗热干面在街边小摊的价格是1块到1块2,而十年后的今天已经到了3.5甚至是4块。十年里,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换,水泥路被刷黑,动车开进普通车站,每个家庭添置了PC,iphone成为街机,单反满天飞,十年前我们所想的、所想要的十年后许多人都有了。然后新闻联播里就在播报GDP不断地飞速增长,告诉人民经济腾飞,告诉我们人均小康,告诉我们中等发达,然后我们就打心底感谢党和政府的英明领导和社会主义的优越。

我们看到了载人飞船上太空,但我们没人去想究竟投入多少;我们看到了奥运夺冠金牌第一,但没人去想人民体质是否真的提高;我们看到了陆家嘴的万丈高楼,却未曾回头看看闵行奉贤的草屋板房。对,正是我们往前看,往上看,所以我们总是忘了自己脚下的山有多高,路有多险。工资涨了,物价也涨了,工资涨一百,物价涨一倍。我们看到自己工资涨了,便满心欢喜,却忽略了身边的东西一点点在涨价。这像海平面一样慢慢上涨的物价也在默默地吞噬掉我们每个人手中的财富。

还记得小学和初中课本里面是如何鼓励孩子们往银行里存钱吗?还记得那个活期利率0.99%吗?相比货币的贬值速度,银行真的是对储户太抠门了,每放在银行里一天就是储户的悲哀,银行给储户的利率不仅被银行巧立名目的费用所盘剥,还被物价的上涨榨干。

让我们来做些非常简单的计算吧。先从热干面的涨幅来计算货币贬值的幅度,十年前,一块钱可以买一碗热干面,十年后,则需要四块钱,同样面值的货币的购买力为原来的四分之一,所以,我们可以粗略地认为十年前的100元抵现在400元用。假设你十年前在银行里存了100元活期(活期利率在不断减少,但是我们仍按0.99%计算),你十年后的收益才109块,而期间货币贬值近四倍,用400减去109你就会发现,其实你亏了,而且亏的厉害。

为什么这么高的通货膨胀没有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呢?十年里,在官方媒体不断吹嘘GDP超过百分之10的速率增长的环境下,在人们逐渐从平房搬到高楼大厦的情况下,人们看到了经济的发展成果,看到了物质生活的改善,也就没有再有闲工夫去想这些事情了。而媒体们又大肆宣传,赞扬是政策改善了人们生活,带领人们发家致富,然后人们就很容易跟着这个声音走,忽略了一个关键的事实:政策只是文件,创造财富的永远是人们自己,而不是等着某些机构来喂你。

并且在前段时间,中国油价逆世而涨,成品油价格每吨再涨300元(汽油300,柴油290),再次证明了中国经济存在的不确定风险——国家对市场经济的过度干涉。在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越来越多的西方经济学家开始反思亚当斯密完全放开市场的论调,凯恩斯的理论再度被人们记起,于是,各国呼吁政府对市场经济进行宏观调控的呼声越来越高。而中国则完全不用担心,虽然中国已经走出了计划经济的阴影,但很多历史毒瘤依然存在。超大型国有企业、完全垄断的经济机构,对整个国民经济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腐蚀作用。在近几年发布的全球五百强榜单上,中国大陆的企业已经开始大幅增长,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曾经一度摘得桂冠,超越沃尔玛、通用汽车、通用电气等跨国巨头,成为世界上最盈利的公司。在2012年榜单上,前十名有三家中国大陆企业:中石油、中石化和国家电网(附:2012年全球五百强企业榜单)。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官商勾结”一说,而这种事情仍然在今天发生,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超大型国有企业将市场经济制度下的民营企业逼得走投无路,而更令人愤怒的是,在政府关系+垄断特权+事业编制的情况下,这些企业仍为了满足日进斗金的需要而肆意的提高产品和服务价格,而他们的服务和态度则成反比。按理说,这些企业其实仍由一部分税收来支持,再加上自身的垄断经营,作为中国政府组成的一部分理应为国民服务,尽可能地降低国民的生活成本,但是结果总不是那么美好的。石油通信这种中国法律定义了的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受到了法律的特殊保护,而这些需求又是刚性的,所以每一次的涨价势必会带来社会上所有与经济有关的物品涨价,蝴蝶效应就是最好的诠释,“油价涨一毛,海平面就得升高一米”。

关乎中国百姓民生的主要需求有:住房,衣食,出行和教育(从关系度高到低)。住房的价格十年内涨了近2000%(一线城市更多),服装的价格有高有低,但能正常拿上台面的现在都至少要好几百。而中国的公交的的确确是一直在为人民服务,尽管油价再涨,但始终控制在一般一两块左右,铁路的运输虽然成本也在涨,但铁路普通客运价格还算是比较合理(不包括动车高铁);但除了公交铁路之外,其他的价格就涨的飞快了,航空燃油附加税始终是剥削人民支持航空业发展的最大敌人,他说涨就涨,说降就降,一般人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航空公司也不容易,一脚油门就十万块,民营航空其实生存相当困难),而汽油价格则更将通胀推向了一个高峰,汽油价格上涨势必带动运输成本的增加,运输成本也必然最终摊到商品的售价里面,而消费者买单之后,势必将价格转移到自己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上面,其他消费者在购买他的服务或产品后,也会将增加的成本转移。在成本转嫁的过程中,除了商人自身利益需求导致下一次成本增加之外,期间浪费的时间成本空间成本等隐性成本和社会资源也会导致下一次成本转嫁时的增值,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到最后压死了逃命的百姓,只有制造雪球的人拿着钞票大笑。

当然,将中国严重的通胀完全归咎于超大型国企也不行。虽然百分之二十的他们占有了百分之八十的财富,但仍有百分之二十的财富,这些财富也是影响中国经济的重要因素。任何一个行业都有自己的价格同盟,当这个行业达成共同涨价的共识之后,海平面将再次上涨,其涨价的过程跟上面垄断企业引起涨价的过程类似。

一碗小小的热干面,反应出十年中国的经济变迁,“涨”字是这十年中的主旋律,无论是官方统计数据还是百姓的反应,对“涨”的盲目狂热导致了现今的种种问题。本文并不是为了从经济学角度去分析国民宏观经济,只是为了告诉大家我们十年来走过了什么。我们看到了万丈高楼平地起,也看到了路有饿殍无人依。十年的经济发展,极大地拉开了社会财富的两端,喂饱了李双江,喂饱了李刚,而建国时声称的无处不平均无处不保暖这样的宏图伟志已经荡然无存,社会主义优越性何在?

后记——民国腐坏掉的是政府,现在腐坏掉的是社会。

文字传递灵感,思考铸就梦想

十一城人人      十一城新浪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