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脱险:我与传销的零距离接触

12月5号毕业生采集结束之后,我就踏上了预想中美好的南下之旅。离京的15天来,信息量大得出乎意料,且听我慢慢道来。

11月底我接到建设银行杭州市区分行的二面通知,这是我求职季的第一个二面通知(亲们不要鄙视我生病),并且是我心仪的岗位,于是决定去趟杭州。在经历了差点误车和忘带西裤等等窘境之后,我到达了向往已久的梦里江南,多雨的杭州用一个明媚的晴天欢迎了我。在青旅安顿好之后我去面试点踩了个点,然后找在杭州的淑婷师姐借了一套正装。不要在意面试的细节住嘴我太紧张答得不是很好哭。面不上算了,找工作哪有那么容易,机会还多着呢,继续努力~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非常的逍遥自在:饕饕村村长带我我暴走西湖、在怀旧的西湖电影院看《少年派》、深入那“你值得拥有”的金沙港别墅、寻访传说中物美价廉的浙大留食……绿树繁花的杭州美得不可方物,漫步湖边随口成诗,仿佛那些风物千百年来都没有变过。

本打算面试完在杭州玩两天就回学校,转折来的有点突然。

在我去杭州的火车上,我收到了M的短信,说她们玉柴集团最近人力资源部有人辞职,接近年关事物繁多,为了节省成本所以采用员工推荐的方式招聘,她觉得是个好机会于是希望我过去参加13号的笔试和17号的面试。

M是我的高中同学,3年同住一寝,7年来都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几年来我去她家住和她来我家住都不是一次两次了,爸爸妈妈也很熟悉她,一直觉得她是个很懂事很单纯的好孩子。她本来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习法律,大四因为成绩优异被保研了。我们时不时会通电话聊聊近况,今年9月的一天她给我打电话时告诉了我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她姐姐、姐夫在玉柴集团,介绍她过去,她去南宁考察之后觉得不错,于是放弃了保研。因为我一直认为大部分人读研也不是为了学术而是为了有更好的资本来找工作,现在有一份比较好的工作,放弃保研算是正确的选择。玉柴是个大型国企,又有她姐姐、姐夫照顾,我很支持她的选择,为她找到这份工作而高兴。几个月来她多次给我打电话谈到那边的工作很清闲、工资待遇不错、物价低、那里的人很淳朴,她生活得很幸福。听她说起这些,我真心的为她感到高兴。

所以这次她说玉柴招聘我丝毫没有怀疑,但是由于距离太远而且14号我们院有毕业生体检,我犹豫很久都没有决定去还是不去。在杭州面试结束之后我把这个信息告诉了爸爸妈妈,几个人商量了很久,最终决定我过去试一试。因为好朋友好久不见,都工作以后就只能等到过年时回家相见了,我也从没去过广西,就当是去旅游、看看她的。

由于去杭州的时候晕车了,短期内不想再坐火车,我让晓敏帮我订了特价机票去南宁。第一次坐飞机,兴奋不已。

2012年12月10号,我的奇幻之旅开始了。

第一次坐飞机,一切都很新鲜,晓敏很体贴地帮我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平流层下面云海绵绵、朝晖脉脉、碧空如洗,我拍了n多照片尴尬

中午12点半,飞机降落在南宁吴圩机场,一眼看见了来接机的M,两个人亲热地挽着手叙旧。我给妈妈发短信报了平安之后给村长发短信说我到了,见到同学了。他说:“那就把你移交给你同学了”,现在想起这句话真是唏嘘不已。 @周竞争(232067766)

下午2点左右,我们到了住的地方。在路上我观察了一下这座号称“绿城”的省会城市,灰尘漫天建筑破败,很让人失望。那时我就偷偷盘算就当是过来找M玩几天,赶在体检之前回去好了,不去参加玉柴的笔试了。

她之前告诉我她和几个同事没有住员工宿舍,在外面合租的房子,公司给了补贴。上到11楼,推开门之后我意外地看到了一大群人——她介绍说那是她姐姐(这个姐姐我高中去她家玩的时候见过)、姐夫、姐姐两岁的儿子乐乐、乐乐奶奶和姐夫的表嫂。一大家子人热情的欢迎我,做了一大桌子菜,鸡鸭鱼肉样样齐全让我受宠若惊。吃饭

下午4点左右她说带我出去转转,住的地方比较偏,坐了很久的车才到达所谓的市中心——南宁国际会展中心。当她兴奋地给我介绍那几栋寥寥可数的高层建筑、激动的谈到每年东盟十国的领导人都在这里开会时,说实话,我对这个乌烟瘴气破败脏乱的城市并没有增加几分好感。

晚上10多我们回到了住处,洗漱完之后,又像以前一样,同睡一张床同盖一床被,回忆着我们从高一到高三的不同的室友,聊着曾经的点点滴滴忍不住发笑。那一晚我很安心地睡了。

早上7点半她喊我起床,吃了姐姐做的面条之后,我准备先洗个头再出去玩(因为昨晚回来晚了就没洗头)。这时M很固执的要我回来再洗,先跟她姐姐一起去见几个朋友。我很奇怪为什么M这次这么不近人情,不过还是跟她走了。姐姐带着我和M走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区,说是见一下前辈,为找工作积累经验。

8点半左右,我见到了M姐姐的“很好的朋友”吴姐,一个有湖南口音的中年女性。一开始只是闲话家常,我一直在想她们干嘛要我见这个人呢,难道她是玉柴集团的某个小领导?慢慢的就聊到了吴姐现在在做的一个“项目”,她一直都以“项目”代称,说是国家从美国引进的,从新疆迁到广西来的,她因此赚了多少多少钱,年薪百万神马的说得天花乱坠,但是却完全没有提及项目的实质内容。她可能是想要我主动问她是什么项目,可是我对这些完全不感兴趣,我想着,哦,她是个女强人哦,赚钱就赚钱嘛,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也不羡慕她能赚钱。于是后来她憋不住了,开始说钱不能一个人赚,还要带别人一起赚,每个人赚到一定的钱就要被强制退出“项目”。这是我就开始有警惕了,觉得这是传销的惯用伎俩,对她的话左耳进右耳出,心里掂量着M的姐姐是不是进了传销组织。

将近一个小时之后才从吴姐家出来,我还笑嘻嘻的对M说刚才那个吴姐好像搞传销的哦,到后来她说的话我都不信了。结果M当时就把我的话说给她姐姐听了,我有点尴尬,觉得她这样不妥。

我以为我们要回去了,结果M姐姐又把我带到同一个小区的另外一栋楼下,说还有一个人要见,也是个很好的朋友。我就不干了,说我要出去玩,不想见了。3个人在楼下墨迹了5分钟,最终因为M说给她姐姐一个面子我才不得已跟她们上了15楼。

这次是一个发型讲究的年轻男人,自称谭哥,来自湖南,以前是搞美容美发的。他说的跟吴姐如出一辙,甚至有些句子一字不差就像背出来的,两个人举的例子打得比方都是一样的!于是我确定这两个人是搞传销的了,我也相信M姐姐已经被拖下水,但此时我还没有确定M有没有跟她们一起干。谭哥重点讲的是做这个“项目”能赚多少钱,参与者的级别评定,边写边画写满了两张草稿纸。看我似乎不信,还说是不是感觉像传销啊?我们这不是传销,每个人退出时银监会会给你发一个证书,银监会你们可能不太清楚啊blablabla

当时我的心中有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吐槽吐槽吐槽你妹啊!想让我相信这不是传销?!我十几年书都白读了吗!!!生气银监会?!初中生都知道好不好!抠鼻你也不掂掂自己几斤几两!不想忽悠我!!!生气虽然我平时有点没主见,买个东西对比半天下不了决心,但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还是三观正确正直坚定的好吧!!!生气生气生气

他们两人还都提到了一点——现在已经是成年人了,很多事要自己思考,先不要告诉父母。听着他又臭又长的胡言乱语,想着我怎么稀里糊涂接触到了可怕的传销组织,当时我有点情绪失控,忍不住流起了眼泪。谭哥说邓美女你眼睛不舒服?我说嗯。然后我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动。我给晓敏发短信让她帮忙订一张下午飞北京的飞机,准备当天离开。

我几次要求谭哥简洁一点,他还是固执的说了一个多小时,终于从他家出来,M姐姐说再去见一个人,我坚决不去了。她们无奈地带我回家,路上我跟M说,带我去玉柴吧,我想去你们公司看看。她说,先回去吧,你现在不是心情不好吗。我看见了她眼神里的闪烁和躲避。

乐乐奶奶在家,没有昨天的和善,她说有些事要好好考虑再做决定,我心里一惊:一个老太太这么关心这事干嘛。(事后想想,他们一家都已经深陷其中了)

上午11点零1分,我收到了国航的短信,下午4点10分起飞。正在考虑要不要告诉M我下午就走,这时门突然开了,M姐夫进来了,到嘴边的话被我咽了下去。昨天见面时他风趣幽默,是个和蔼的一家之长。这时回来看起来有些急,是临时从外面赶回来,而且板着脸说听说了我的事。我一听他这话就有一股无名火——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啊!他说要跟我谈谈,M特别殷勤的给我让座叫我做到姐夫旁边去。这时吴世彧的短信来了,问我关于毕业生体检的事,我说不好意思啊,就开始回短信。之后姐夫也不好开口了,我听见他打了个电话,说:“你过来吧。”

上午11点多,这时姐姐和表嫂在厨房做饭,其他人在客厅看电视,我到卧室去,把大件行李中的证件、现金、银行卡、钥匙、简历成绩单复印件等重要物品转移到了随身的小包里以防万一。手机还剩半格电,于是我开始充电,为一会儿可能会发生的“逃跑”做准备。出走我还去阳台查看了一下周围地形,发现没有什么地标性建筑,如果报警的话可能说不清自己位置,于是报警不可行。

正当我从阳台回到客厅,门又开了,看到那个人我本来沉着冷静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因为进来的是N同学!

N也是我的高中同学,和M我们三人一直都在同一个寝室,一直是特别好的朋友,跟我一样复读了一年,现在在重庆大学读大四,10月份最后一次跟她联系的时候她正在找工作碰壁中。昨天我刚下飞机见到M时还说:“重庆到广西没我远~我们把N叫过来玩吧!”当时M没有回话。

此时N进来了,我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跳。姐夫让我们3个人谈谈,M把我们带到卧室,关上门开始做我的思想工作。我没有听进去她们的话,我把脚靠在雪白的墙壁上,刮下了一条条黑色的印迹,我在想,这一切太不真实了!然后我听见N说,当初她也是被M用同样的理由骗过来的,刚开始几天她也很烦躁,觉得这是传销,还质问M“你把我骗过来有没有一丝的愧疚?”并且说“M你为了这个放弃保研实在是太不值得了!”。但是后来就觉得这确实是个好事情。我问她什么时候过来的,她说十月。“再没有回去过吗?”“没有”惊恐直到这时我才不得不说服自己,认清这一痛心的事实:M从9月就开始骗我,她根本不在玉柴,她的亲生姐姐让她放弃了保研资格带她过来坐传销! M说她确实骗了我,但她这是善意的谎言blablabla……我不动声色地给妈妈发了个短信:“报警,传销”

此时我所想的都是此地不宜久留,我怕他们到时候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没收我的手机之类的,于是下定了决心:1、放弃大件行李,只带随身小包走;2、走时不换外套以免引起他们怀疑,因为来时没有带薄衣服,从到南宁起我都是借的M的外套在穿;3、立刻行动!酷

下午1点多,我到南宁的第25个小时。一家人围在桌边吃饭,我吃了两口,看见大家都还没吃完,于是放下碗说我吃饱了(在那个情形下也确实吃不下),然后进卧室背起随身小包说,我想出去走走,一个人静一静。我的手触到了门把,有些害怕会有人冲过来挡住我,不准我出门,同时心里又空落落的;我转动门把,门开了,还好,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不过姐夫示意N跟我一起去。在仅有我们两人的电梯里,我说:“你回去吃饭吧。”N笑着说:“我吃完了呀~”还是以前那种熟悉的语气,那种熟悉的笑容,我满心都是痛惜。难过我说:“我不想要人陪着,就想一个人静一静。”她说:“好,那我就在后面跟着,你要是不认识路给我打电话。”

我害怕小区门口有他们同伙,也害怕N在后面跟着,于是我沿着马路走了很远一段距离,回头没有看见N,不知道她是因为缺乏经验还是因为顾念旧情,总之她没有跟过来。于是我挥手拦了一辆的士,对司机说:“机场!”走你

我问司机附近有没有公安局,他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好像遇到了传销。他很平静的说:“是被朋友骗过来的吧?南宁传销是很多的,上次我载了一个从黑龙江过来的,被朋友骗来传销。”我说害怕有人追过来,司机师傅很义愤地说:“你放心,上了我的车就安全了,就算有人拦车我也不会停的!”生病感谢司机师傅!

然后我给妈妈打电话,她说已经联系到了我的班主任,学校很重视,知道我已经逃出来了她激动得哭了,我也忍不住泪流满面。司机师傅拿出一包纸巾给我。伤不起我给番茄发短信,叫她暂时不要接M和N的电话。

12月11日下午2点,我到达南宁吴圩机场,冲进了警务室。警察们也很平静的说:广西这边传销很多的。我也知道我没有证据,不求捣毁组织,只要人安全了就好,他说我可以在警务室呆着,一定安全。于是我开始给各方报平安,说起M和N,爸爸妈妈和番茄都难以置信、唏嘘不已。

晚上7点,飞机下方已经出现北京的璀璨灯火。之前找工作时都说不留北京,这是我头一次这么想念北京,觉得这座城市这么温暖,有这么多爱我关心我的人在这里等我,忍不住又热泪盈眶了。吻

我还是挺走运的,他们没有限制我的活动、没有没收我的手机,坐两次飞机都是准点而且正好把早中晚三餐都吃遍了吃饭还蛮开心的舔到站后晓敏冒着寒风带着棉外套来接我鸭梨太感人了!温馨的寝室里洋溢着的快乐气氛温暖如初~

到寝室后跟班主任报了平安,他说我能从那里逃出来,一定很能干。哈哈~希望招聘人也能这么想咯谄笑。爸爸夸我遇事沉着冷静,哈哈~他以前只会说“你很优秀要相信自己”这样很没有说服力的话,倒是批评我的时候会说道点子上,比如教不会我骑自行车时说我平衡能力不行,教不会我游泳时说我没有求生意识囧-窘迫听他这样夸我好高兴(^o^)/~

爸爸妈妈深怕我受到了惊吓,其实除了N进门的那一瞬间之外我一直都比较平静,只是晚上躺在寝室的床上时,我还是久久难以入眠。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发生的种种,就像在做梦。她们后来给我打了好多电话,我都摁掉了,晚上11点半,N给我发短信:“你到哪里去了?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我们很担心,看到之后回下短信”我会告诉你我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寝室的床上了么~哈哈大笑我相信她们骗我过去存的不是害我之心,她们真的觉得那是件好事情,叫我过去加入她们是为我前途着想,可惜她们已经被洗脑了……总有一天她们会醒悟的吧,总有一天她们转身回顾,会发现自己曾经做了多么荒唐的事情,她们会后悔的。

我们是多年的好友,我不会放弃她们的,只是现在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做。完全无法理解洗脑是怎么做到的,太强大了。写下我的经历,给大家提个醒,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黄石二中08届23班的筒子们,如果你们猜不出或者不敢确认M和N是谁,可以问我。

P.S.地球太危险了,我要回土星>0<

我觉得我的简历可以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了~style

源地址:http://blog.renren.com/GetEntry.do?id=888038889&owner=289257973

梦想

改变 思考

你因梦想而改变,世界因你而不同,十一城 
在这里你可以获取更多精彩文章,实用短文,寻找更多生活中你未触及的角落。
及时推荐更新,可以添加 十一城人人 还有 十一城的新浪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