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人比真相更重要?

(特别声明,本文由十一城团队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reserved by elevencitys.com)

     离开学校,接触到圈子突然就不一样了,虽然大家仍然会有很多共同话题,但是讨论的内容里无疑多增加了些意味,每当我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们活着提出异议的时候,大家都会笑一笑,然后很自然的说一句:是这样的,你才刚出社会,后面慢慢会懂的。
       是,学校里把我们保护的太好,我们接触到的都是包装过后的事实,走入社会历历在目的都是赤裸裸的现实。有人选择逃避,有人选择接受,更有甚者选择被现实同化。没有人问过我们,是否愿意一开始就接触现实,更没有人会理会我们是否愿意一辈子都不接触到现实。

      给大家讲个故事吧,前几天无意间看到一篇关于《卡农》的文字,觉得不错,这个故事本身很美,但总觉得不那么真实,于是自己百度,果然看到不一样的版本。首先来看看故事版:

     那一年,帕赫贝尔还是个穷小子,在英国一个小村庄的教堂里弹钢琴;那一年,芭芭拉正值韶华,是隔壁村庄里最美丽的姑娘。
 
     自从到教堂里听了他的琴声,她就爱上了他。只是女孩儿害羞,一直不敢向帕赫贝尔表明心迹。终于有一天,她鼓起勇气,跑到他那儿去学钢琴。他当然很高兴的收下了这个徒弟。
 
    心中有事,她当然不能将全部心思都用在弹钢琴上,学了好久,却仍不能熟练弹奏。少女的心事,帕赫贝尔怎会知晓于是,他说:你走吧,你真的不适合弹琴,况且,你根本不喜欢钢琴。芭芭拉很委屈,但倔强的她从此立誓,一定要拿到奖杯给他看。
白皙纤细的手指整天整天的跳跃在键盘上,终于,她拿到了奖杯。满怀欣喜的她抱着奖杯去找他,却发现,教堂里只剩了那架破旧的钢琴。冷风吹起了教父黑色的袍子,只是早已不见了那个弹钢琴的少年。
 
    正值战乱,炮火纷飞,帕赫贝尔被征入伍。军旅生涯使他见多了战火和死亡,每当可以休息的时候,如潮的思念就会奔涌而来。他在思念教芭芭拉弹琴的日子,他在思念着芭芭拉。是的,他爱上了芭芭拉。
 
     就在她离开的那段日子,他才意识到,原来,他早已爱上了她。没她在身边,他的生命就如同花草失去了雨露,飞鸟离开了树林,一切都变得黯淡无光。他想写一首歌,作为向她求婚的礼物,可是《卡农》只完成了三分之一,他便被战争拖离了那个“可爱”的村庄。
 
     春天跳着华尔兹飘然而至,冬天又挥舞着荧光棒优雅的离开。四季的变化已不能引起芭芭拉的关注,她每天都会靠在窗边,遥望远方,思念着心上人。这一望,就是3年。直到有一天,村长的儿子告诉她,帕赫贝尔已经死了,并指给她看那具尸体。单纯善良的芭芭拉相信了,趴在尸体上哭了3天3夜。
 
    原来村长的儿子一直暗恋芭芭拉,才叫人从前线运回一具无名尸体,说那就是帕赫贝尔。之后,村长的儿子买了很多礼物去向芭芭拉提亲,她却只是两眼发呆,哪儿还听得到凡尘俗世的声音。
 
     没过多久,芭芭拉割腕自杀了。天使般的芭芭拉,踩着流向天国的鲜红血液,欢快的跑着,她的笑容,温暖而美丽,使路边的花儿都提前开放了。她的眼睛,深邃又迷人,让鸟儿都成群结队的来为她引路。芭芭拉如今是幸福的,因为,她就要和她的爱人团聚了。
 
     之后,帕赫贝尔回到村里,当他听到芭芭拉的故事和她为自己做的事后,他咆哮着,放声大哭。他找到了她的家人,问她葬在哪里,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他。
 
     于是某一天,他召集了他们村和芭芭拉村上所有的人,坐在那架旧钢琴面前,含着泪水弹奏了已完成的《卡农》,
 
      那首迟到了3年的求婚礼物。在场所有的人都落泪了,泪水仿佛一个个闪亮的玻璃球滚落下来,为美丽的芭芭拉铺上一条通往天堂的路。
 
     当初的懵懂无知,使他错过了一生的挚爱;坚定纯真的她,却用生命成就了自己的爱情。《卡农》是帕赫贝尔的,更是芭芭拉的。那段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凄美爱情故事,注定成为一段传奇,随着这段旋律,回荡百年。
 
      思也难,恨也难,而今卿我两隔栏。春风老少年。一曲《卡农》致我们终将错过的爱情。看完故事版是不是为他们坚贞的爱情所感动,是不是内心有些小小的钝痛?


       我们来看看真实版:     

      约翰·帕赫贝尔(德语:Johann Pachelbel,1653年9月1日-1706年3月3日),德国著名巴洛克时期作曲家。德国作曲家、管风琴家,先后曾在许多地方担任过管风琴师的职位。     

      他年轻时在圣罗伦兹(St. Lorenz)高等学校就读,就追随许温默(Heinrich Schwemmer)和魏克(Wecker)两人学习作曲和器乐演奏的技巧。1669年6月29日,进入阿尔道夫学校(Altdorf),并在圣罗伦兹教堂内担任管风琴师。一年后,因为经济状况被迫辍学,终止了他的大学教育。然而在隔年春天他因为在学术知识上展露的天分,而被选入另一所学院接受学者训练,而且因为他在音乐上别有专精,学校更特许他在校外另外跟从普伦次(Kaspar Prentz)学习作曲。  

      1673年追随他的老师普伦次到维也纳担任圣史提芬教堂的管风琴师。维也纳是个天主教国家,他也因此接触到了德国南部和意大利的天主教音乐作品,在普伦次的影响下,逐渐将自己原有的北德风格转向意大利风格。 之后他进入了艾森纳赫(Eisenach)担任宫廷管风琴师,这是艾萨克逊-艾森纳赫公爵,即约翰·乔治王子的辖地     

        1681年,28岁时娶芭芭拉盖布勒(Barbara Gabler)为妻,巴巴拉和他们唯一的孩子后来死于瘟疫。隔年他再娶茱笛丝卓默(Judith Drommer),Judith为他生下了七名子女。艾森纳赫就是巴赫的故乡,所以 他与巴赫的父亲也熟识,他还当了巴赫姐姐的教父,也负责教导巴赫的哥哥音乐。巴赫的父亲 去世之后,这位长兄就负责教育巴赫音乐,所以我们可以称他为巴赫的师祖。
        离开了艾尔福特(Erfurt),来到符腾堡(Wurttemberg)位于斯图加特(Stuttgart)的宫廷,这里是玛德莲娜女爵的辖地(Duchess Magdalena Sibylla),这个地方给他很多专业上的自由度,可惜好景不常,在1692年秋,因为法国大军入侵,他被迫返回出生地纽伦堡,最后辗转到了戈塔(Gotha)。碰巧出生地纽伦堡的圣塞巴德(St. Sebald)教堂的原任风琴师,也就是他的老师魏克过世,他得以顺利接任老师之职位。他就在这里一直待到他过世。 这样的真相比虚构的故事来得现实残酷的多。 但其实,最最本真的事情是这样的:
      卡农即Canon,或者Canong。卡农是一种音乐谱曲技法。卡农的所有声部虽然都模仿一个声部,但不同高度的声部依一定间隔进入,造成一种此起彼伏,连绵不断的效果,轮唱也是一种卡农。

       所以我们听到的《卡农》也只不过是一种音乐手法,一个代称而已。

       看到这里不知道你内心是怎么样的感受。是逃避?是恍然?是不可置信?还是漠然?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不一样的想法吧。
        为什么会有故事,为什么会有美化后的新闻?其实这就跟信仰一样,所有无神论者都明白,世界上并没有神、佛、耶稣基督的存在。有信仰的人们只是为了求得内心的愉悦或者安宁,为了给自己找个精神寄托。那么我们就姑且把这些故事也看做是个寄托吧。即使明知被骗,能开心的得过且过,也就这样了吧。
     人呐,总是这样的。怪不得会说,即使被骗,能被骗一辈子,也是幸福的。  

本文由十一城特约作者——苏筱夕供稿

梦想

改变 思考

你因梦想而改变,世界因你而不同,十一城
在这里你可以获取更多精彩文章,实用短文,寻找更多生活中你未触及的角落。
及时推荐更新,可以添加十一城人人:http://www.renren.com/429725675

river flows in you

关于 “动人比真相更重要?” 的 0 个意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