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城专访:汪吴峰—逐梦赤子中国芯

Q:您好,首先请您自我介绍下:

A:大家好,我是汪吴峰,现在是就职于深圳一家医疗器械创业公司,在此之前是在华为的手机芯片研发部门。我们现在的团队已经从当初的个位数同事扩展到如今的几十人的队伍。主要从事医疗电子行业核心硬件模块设计和制造

 

Q:因为什么样的一个契机,你决定从华为出来?

我加入华为是因为当时在研究生阶段就有幸跟着华为一起进行设计,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决定从华为出来走到深圳。

当时在华为的时候主要做的是硬件研发。硬件研发跟软件不一样,软件的更新频率快,加班多,薪水也比较高,而硬件这边做设计的一般跟供应商有固定的时间,这个时间在半年或者一年之前就敲定了,不会随意更改,所以,交付的周期比较固定。一般来说,做芯片和射频开发有两条路:第一条路是从模拟走向系统设计,但是往上走的话我有学历的瓶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985高校的研究生,从公司历史发展的来看,如果要走这条路需要相当的天资以及后天极为刻苦的努力,这非常的困难。所以,从公司层面来说,这条路更偏向于博士及以上甚至是海归博士或者是拥有非常丰富经验的技术核心,而对于一个普通研发工程师来说是非常困难的。第二条路就是往下走,即要把东西做精、做硬件做材料,因为华为有专门的器件部等,我个人不是太喜欢这条路。

Q:在华为学到了什么

当年浪费了很多时间,回想起来有很多遗憾。不过依然还是有幸学到了很多,比如当时华为资助我们大学实验室的时候,那时候相当于一个纯研发的状态,在其间从选题找到方法,用工具去验证,然后自己回来实验,在研究生阶段自己就顺利地走通了这个流程。然后到华为之后,从一个大学实验室的岗位转变到工作岗位上,就发现华为的资源非常丰富,很适合非常忘我、积极,参与公司的研发活动。

1、华为内部非常open,平台好资源多。华为内部的研发文化很开放,无论是平台式矩阵式,全部部门都会支援你的研发,比如说如果你不清楚你可直接咨询台湾的团队。

2、在华为,接触面很广,研究的东西很高大上,用的东西资源很先进,可以这么说,是在全国一流的平台做世界一流的工艺。

3、轮岗制会接触到方方面面,比如做设计的还要去测试部门轮岗。一般这种大公司都是螺丝钉,每个人只管自己负责的那一块,而华为提供很好的平台,让你了解其他的相关流程,以便你更好的拓展思路。

当然,也有些遗憾,比如华为这些年主要发力在手机等终端平台,而在顶层管理上,供应商到客户之间不像外面很纯的客户至上;另外一个就是,大家会形成比较封闭的思维,工程师会形成工程师的思维,部门墙阻碍了交流,但也是大公司的通病。

Q:可以评价下目前华为海思的水平么?

我了解的主要还是手机芯片这块,不管是射频前端、92070、手机CPU、AP(Application Processor)等,以及麒麟那块,这些确实是华为非常看重和投入的,因为这是设定为要去和高通等公司去竞争的。

而华为海思主要是后起之秀,暂时没有对外销售的计划。在高端芯片领域,目前华为还是去购买高通他们的。对于海思,任正非的定位是战略储备,并不是用来进攻市场的。在华为内部流传着一句诙谐语:圣无线、神终端、屌海思。在2015年前,海思的定位一直很保守,在内部一直是被圈养的状态,后面开始慢慢挣钱。不过目前他还是不是一个挣钱的业务,重点放在在慢慢提高自身水平的路上。总的来说,我觉得海思在这个领域在国内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但是从国际影响力来说,麒麟的影响力更高,麒麟是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知名度。华为是“追随式的研发”,目前还是定标比超,拿别人的产品来做标杆,所以他的原创性和创新能力还要加强,毕竟目前还是追随别人在走。

 

Q:刚才你提到了“追随式研发”,那你觉得现在为什么中国大部分研发都是这种类型,是市场经济的驱使还是别的原因?

我觉得这种现象会随着经济和技术的积累会慢慢的变少。2016年任正非有一段讲话中提到,华为已经在很多领域进入无人区,就是说前面没人带路没有可以直接可以参考借鉴的对象。要知道,老大是不好做的,比如诺基亚,一不小心就跌的粉身碎骨。“追随式”跟国内现在技术积累、市场运作机制和人才团队的状态都是分不开的,因为早期的集成电路从概念到设计制造一条龙,从孕育到发展都是在欧美,虽然80年代台湾出了台积电、台联电等做设计的,都是蒋经国时代派到美国去学习然后回来扶持。我国政府大力投资芯片第一波则是在2000年,比如上海很多的创业公司,那波风口到现在,可以看出我国的集成电路分布基本上还是在长三角,还是有时间积累。就像蹒跚学步一样,政府不断鼓励,我相信还是会不断成长的。

Q:国内哪些半导体公司和行业的变化值得关注?

那我从产业链一个个来说吧:

1、最上游的是晶元制造到代工,再到设计和封装监测。目前,中国没有提供晶元的能力,世界上排名前五的供应商是德国和日本的企业。不过现在国内大基金也在往这方向进行投资,主要的厂商比如天津的中环股份、上海的几家硅材料公司、京东方等。总体来说,晶元生产还是有很高的技术含量,需要慢慢积累技术。

而在代工领域,比较有名的比如中兴、华虹、中芯国际、武汉的新星等,当然有些排名什么的属于媒体的宣传,这另说。我觉得产业的发展还得看政府的决心和投入,能不能吸引全球的人才。

在设计领域,主要有海思、ASR翱捷科技(蓝牙),展讯、国民技术等,珠海炬力、紫光系的水平参差不齐,其实只要看业内工程师往哪儿跑就大致知道各个企业的情况了。

封装方面:国内比较好的江苏的长电科技、甘肃的华天科技等。主要的大部分还是集中在长三角的昆山、上海等地区。

 

Q:可以分析下上海跟深圳在半导体行业的布局差异么?

从芯片设计的角度来说,上海拥有完整的产业链以及丰富的智力人力资源。从人才的角度来说,基本上能做到自给自足,同时还能吸引大量的海归。比如本地的话复旦微电子、交大微电子和华师大微电子每年都能提供不少的人才资源,同时还能吸引到成电、西电的优秀毕业生。跟深圳相比,在招人方面拥有非常大优势,企业能提供各个层次的岗位,而求职者的数量和质量也能满足各个岗位的需求。

而深圳的优势在于拥有较为完整的电子产品解决方案。深圳的特点在于市场非常的旺盛,比如他拥有各种实际需求:如代工、PCB、系统调试应用等,只要你能想到的应用场景这边都能解决。相较于上海来说,深圳不太关注芯片底层到底如何,深圳有各种各样极为丰富的渠道和解决方案,整体来说非常贴近消费电子市场。芯片只是解决底层的技术问题,这种需求只有工程师能感受到,而深圳市场客户的需求则更多在应用层面,非常多样化。

Q:现在你在创业中,能不能说下创业中碰到的困难?

目前比较顺,主要还是思维上存在困难。我个人花了一年多破除华为的思维,主要在那边平台很好,而这边是从零开始,会有很强的迷茫感。作为一个企业的创始人,你要去为企业找事儿做,想企业怎么发展。以前关注的重点是术的层面,照着别人说的去做,然后努力做到极致;而现在是法的层面,得考虑如何去做,做到什么样的层面。创业过程其实是一个回报的过程,还是跟行业相关,如果你的技术达到了一个稳定期,那你就得考虑你做的值不值了。

 

Q:如何去防范竞争对手

我们现在是新一代技术,对老一代技术有颠覆性。从技术角度我比较自信,但是从市场角度,市场买不买账我还是比较忐忑,因为医疗行业跟消费类电子还是有很大区别,再加上我们团队大多都是技术出身,对政策法规、利益输送不了解,中短期的压力比较大。

 

Q:现在医疗电子行业从产品到消费者一般经历哪些流程?

我就说下个人认为跟普通产品流程的区别吧,主要从以下两个角度来说:

1、生产制造角度:我们的产品必须要经过CFDA(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认证,这个是一个非常严格的认证,需要提前几年备案,然后根据样品逐一进行详细的检验。如果你以后样品有一点点修改,那你就要重新申请。检验通过才能去市场销售。对每一个零部件的资质审查的非常严,质量检测方面的时间成本很高,为了保证安全性。

2、市场角度:严格由经销商或者分销商开始推广,销售模式比较固定,跟常规的不一样。一般都是先有订单在开始制造设计,有一定的交货期

 

Q:这种经销模式会不会拖累研发,经销商会不会犹豫?

目前处在一个供不应求的阶段,主要还是因为政策导向和利好,现阶段大多还是经销商主动来找我们。

 

Q:相比之前,这几年在创业和研发过程中, 你学到了哪些新的东西?

从PPT的Idea然后再到样机的迷茫,期间不断地试错,从迷茫慢慢到聚焦,并总结出一套方法论。当时在华为聚焦于研究技术,研究的深一点,而在这里关注面要广的多,主要还是项目管理方面的收获比较多。

Q:如何看待这次中兴事件?

这次事情的爆发因为在中美贸易战这个大背景下,因此格外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首先说我预计的后续结果。中兴目前处于休克状态,出事第二天网络上就流传着中兴原董事长侯为贵率队赴北京的机场照 片。中兴是国有企业,目前碰上危机,尽管内部有相当程度的管理不当,但是当下主要是外患导致,政府不可能放任不管 。尤其是目前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媒体已经扇起了浓浓的民族情绪,考虑到政府对媒体的控制力,这可以理解为政府释 放的信号。政府会为中兴托底,最差的结果无非是倒闭,被其他企业重组兼并,换个名字叫“华兴”等都可以再来,还是 同样的团队同样的技术同样的市场。当然应该不会到这一步,中兴也只是中美贸易战过程中的棋子,美国拿制衡中兴来作 为谈判的筹码,战略意义要大于实际意义。

事实上,早些年中兴就因出口限制问题被罚了重金。而更早,中国发改委也重罚了高通近10亿美金。之前几次的交手媒体 没有像这次这样大势宣传,今年这一次却大不一样,和当局政府在19大之后强势崛起的姿态相关。19大之后短短半年里, 无论是修宪、部委领导的任命,还是阅兵、对台军演、贸易战的强硬回应,都体现了政府强势崛起的决心。中美之间的对抗是近20多年来的激烈的一次,而中兴在国内有足够的影响力、又有把柄被抓,被对方拿来当敲打对象也理所当然。

这次事件对国内半导体产业应该是有短期的影响,但是不会太大。事实上,国内半导体在这之前早有布局,13、14年年就有大批的集成电路制造产业在武汉、合肥等地落地,而集成电路设计方面的企业在12、13年也有较多的兼并收购。这次只是放松了媒体的口子,热炒了一把。目前的现状是中国缺芯,几十年并未改变,政府也在增大投入,通过大基金的方式来引导产业的发展。有人把芯片产业和核武器等军工研发来类比,窃以为并不是很合理。军工研发拼的是性能,可不计成本和市场,但是芯片行业牵扯到的是整个电子、通信行业的产业链的发展,是消费级、工业应用级的一个范畴,技术达到一定的程度的同时,必须兼顾市场的合理发展,光靠用钱堆、短时间烧钱大跃进式的发展是没有前途的。可参考1950年代全民大跃进炼钢炼铁的那段历史。

 

备注

晶元(Wafer),是生产集成电路所用的载体,多指单晶硅圆片。

PCB( Printed Circuit Board),中文名称为印制电路板,又称印刷线路板,是重要的电子部件,是电子元器件的支撑体,是电子元器件电气连接的载体。由于它是采用电子印刷术制作的,故被称为“印刷”电路板

关于 “十一城专访:汪吴峰—逐梦赤子中国芯” 的 5 个意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