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之罔 北京北京

前记

汪峰很早前就已经创作了这首歌,只是北京爱情故事把它选为主题曲这段时间才火起来。汪峰还有一首叫晚安北京的歌

跟这个曲调风格都非常相似,只是那首更沉闷,更灰暗。

北京,一个充满着阳光和灰尘的城市。作为新中国的心脏,北京对新一代的年轻人散发着一股独特的魅力。身边的很多朋友只身北上,只为在偌大的北京城寻找自己的一小片天地,住在狭小阴暗的出租屋,

每天吃着泡面快餐,天还没亮就急匆匆起来挤公交地铁花一两个小时到京城的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去奋力打拼,为了那从高楼大厦上掉下来的一点点薪水和自己一个不太现实的小小梦想。对于还在象牙塔里面的我们来说,这一切看似很近其实很遥远,就算有过打工干活的经历,但在读书的和没读书的感觉始终是不一样。还在校园里读书的就算在工作中受再多的苦和委屈,其实都可以用“大不了不干了”这句话盖过。而出了校园门可做不到这么潇洒。

北京,从来就是自行车和压路机共存的地方。天上人间的生活是五环外遥不可及的梦想。每天跟武大郎一样起早摸黑的生活不会有太多超越世俗的想法,就像马斯洛需求层次中说的那样,连吃穿和安全都成问题何谈自我价值的实现。也许你现在正在享受着和煦的春风,温暖的阳光,欣赏着这春意盎然的大地,赞美着生活多么美好,牵着心上人的手漫步在樱花飞舞的季节里,在皎洁的月光下互相偎依山盟海誓。但你应该不知道,或者不会体会,跟你一样年纪的生命却有着完全不同的际遇,你的一抬手,就是人家一辈子的梦。

上海是个滩,广州是个市,武汉是个镇,北京是个城。虽然现代化的发展让中国的城市面目全非,趋于同化,但城市的文化还在,每个城市自然在本质上就有了与众不同的地方,这也是这些城市继续繁荣的根本。北京的独特众所周知,但底层的独特,不自己去体验是永远无法理解的。前段时间看到一个找工作的电视节目,里面一个刚毕业的小女生千方百计地想要留在北京(当然她先受到了下面用人单位的亲睐)。我不禁有一丝疑问,为了一个北京户口,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可以押上自己的青春,这样值得吗?我们在此不用辩证的观点看,因为这样是没有答案的也是徒劳的。中国用自己独特的二元户籍(分为农业和非农业户口)将社会分成两个阶级,其实按照个人观点,中国的户籍不止是二元,而且是多元的。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地方的户口比武汉长沙南昌这些地方的户口值钱,依此类推。人们为什么如此追求一个大城市的户口,不外乎就是该市的户籍在该市生活中拥有特权和福利。我们不谈户籍制度及其影响,回到北京的话题上来,北漂一族们中有多少人的梦想是为了得到一个北京户口呢?我不想评论个人的理想,因为那没意义,人是趋近于安稳的动物,为自己寻求一个良好的生存环境是正当且应该的(具体的分析请参看本站-《有人离开是城市的双赢》)。

人们背井离乡来到北京,多半是怀着一个炽热的心和童话般的梦想,但最后真正能留下来找到立足之地的却是寥寥,剩下来的人中生活的幸福的更是屈指可数。人人都想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实际上是麻雀成群凤凰麟角。北京,个人觉得再好也只是一个城市,就像一个党再好,它的本质仍然是政党,或者借用范秀敏的台词,狗只能生出狗,生不出别的玩意儿来。无论北京是好是坏,它始终是无辜的,不管你去或者不去,北京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人们赞美北京,描写北京,怀念自己在北京日子里的点点滴滴,其实怀念北京倒是其次,主要是怀念自己的经历,说的直白点,把北京换成其他城市名一样可行。也就是说,当你唱起“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死去”的时候,这里不只代表着北京,它可以是任何你曾经生活奋斗过的地方。

当我们怀念这个城市时,其实是在怀念我们过去的自己。

相关曲目链接:一首歌是一条河,流过寂寞流入梦。汪峰用自己沙哑破碎的歌喉演绎着北京的灰暗,而反光镜乐队的《晚安北京》却迎接着新一轮的朝阳。推荐指数:9.0   反光镜乐队《晚安北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