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给予你的不光是知识

我 1978 年进入复旦学习, 83 年离开。在这 6 年中, 4 年是学生, 2 年是老师。实际上,作为学生的时间还不到 4 年,因为我们是 77 级,那一级由于入学时间的缘故损失了小半年。我做过管理系老师,后来又在复旦团委工作过,然后到了团市委。所以我对复旦是很有感情的,因为复旦既是我作为学生的最后一个阶段,也是踏入社会的一个重要阶段。 在进入复旦前,我已经跨出学校,在社会上劳动和工作了近十年。当时我是一个已经有 4 年教龄的老师了,是业余工业专科学校的老师。他们认为像我这样在上海已经有份较好的工作,还要去读大学,是不是有点不值得。但是,我从小学开始就有一个目标——读大学。读完大学,还要读硕士、博士,最后做科学家,这是我从小之梦。当时我常看的就是《十万个为什么》、《科学就是力量》之类的图书杂志。所以,十年 来我一直希望能有机会上大学,不能上大学总是有些耿耿于怀。因此我去报了名。当时家里和同事都不知道,只有单位领导知道,因为需…

Continue Reading

查尔斯·巴贝奇-失败的英雄

正在写《操作系统》这门课的回忆和总结,第一章打算先从操作系统的历史写起,从需求开始追述这项计算机科学历史上的伟大成就。 深究下去,发现当我们被图灵、冯·诺依曼等名字占据了所有计算机先驱印象的时候,查尔斯·巴贝奇视乎注定作为一个无名的英雄被我们难以想起。 这里借一篇别人的文章以及一些其他收集的资料来缅怀一下这位伟大的计算机科学家和数学家。 今天出版的许多计算机书籍扉页里,都登载着这位先生的照片:宽阔的额,狭长的嘴,锐利的目光显得有些愤世嫉俗,坚定的但绝非缺乏幽默的外貌,给人以一种极富深邃思想的学者形象,有人或许知道他的大名──查尔斯·巴贝奇。 巴贝奇,1792年出生在英格兰西南部的托特纳斯,是一位富有的银行家的儿子,后来继承了相当丰厚的遗产,但他把金钱都用于了科学研究。童年时代的巴贝奇显示出极高的数学天赋,考入剑桥大学后,他发现自己掌握的代数知识甚至超过了教师。毕业留校,24岁的年青人荣幸地受聘担任剑桥“路卡辛讲座”的数学教授。这…

Continue Reading

精度、科学与技术

前段时间,在色影无忌里看人吹牛,吹着吹着这帮人就吹到了卡尺和千分尺,有个人说,德国马尔公司原来有一套测量仪器,能准确到万分之一毫米,1901年的时候卖给了西门子公司,这套仪器用了100多年一直没坏,直到2004年,马尔公司从西门子公司买回了这套还在正常使用的仪器,放在了公司的博物馆里面。 我想到了什么呢?我想到的是迈克尔逊-莫雷实验。 迈克尔逊-莫雷实验正是当年开尔文勋爵所说的物理学大厦的两朵乌云之一,本质就是测量地球公转速度相对光速的值。地球的速度大概是每秒30公里,光速是每秒30万公里,差不多地球公转速度正好是光速的1/10000。 两个万分之一,我觉得不是巧合。 马尔的测量仪器,肯定不是只测1毫米以内的量,因此,这个仪器的精度应该是10^-5到10^-6之间,迈克尔逊-莫雷实验,为了保证(广义的)信噪比,精度差不多也要到10^-6这个档次才比较有说服力。事实上,wiki列出了1930年以前的迈克尔逊-莫雷实验的信噪比,大概…

Continue Reading

胡适演讲:关于大学毕业后的几条路(1932年)

我们生当这个不幸的时代,眼中所见,耳中所闻,无非是叫我们悲观失望的。在这个年头不发狂自杀,已算是万幸了,怎么还能够希望保持一点内心的镇定和理想的信任呢?我要对你们说:这时候正是我们要培养我们的信心的时候!只要我们有信心,我们还有救。 ———————————– 胡适: 赠与今年的大学毕业生 (1932年6月27日) ,(原载1932年7月3日《独立评论》第7号)

Continue Reading

伟大的钱学森及其背后的海龟与土鳖

1949年当太祖在天安门上宣布新中国建立的时候,中国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只能用一穷二白来形容,科技落后,文盲率高达80%。在这种情况下,TG开始疯狂的建设这个国家,狂热的攀科技树。加上当时国际上以米国为首的国家对中国的核讹诈和封锁,从这样的角度而言,发展两弹一星(卫星是后来加上的,当时世界上还未有发射一个呢)就成了新中国的一个必然选择。有这个必然选择需求固然很好,可也得有能干的人才行。 而当时中国的情况是这些方面的人(尤其是导弹和火箭)基本没有(有一些后来大名鼎鼎的火箭专家在 50年前就回国了,可惜当时没人认为可以,具体原因后面说)。TG虽然给人的映像是土鳖一个,可实际上TG一点都不土:高层基本都是出国留洋过的,未留洋的也都啃过资本论,里面对工业发展还是有相当道理的;在太行山的兵工厂时期就有留德的博士。想想这些大家就应该明白了。因此没有人的话,决策部门是不会同意上马导弹和火箭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