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请不要毕业!

(特别声明,本文由十一城团队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reserved by elevencitys.com) 毕业,曾经多么熟悉,却又无法真正触动神经的词语。 小学、中学和高中,三次经历过毕业的我,常常都是满怀对未来的向往,走到更远的地方。 而这一次,未来和远方又降临我身边的时候,我却有些落寞和伤感了。因为告别不仅仅是学校、过去的自己,更是一群朋友和那些青春的故事。昨天还是同学的他,也许明天就已经西装笔挺地坐上早班的地铁奔向职场,昨天还在食堂、教室穿行的她,明天就要嫁作人妇,每天在家庭和职场之间忙碌。这一次我们不再像从同一个恒星发射出来的光线,我们闪烁着不同的光芒,扮演着学者、医生、警察等角色。这一刻起,我们站在了不同的站台上,等待命运的火车将我们载向不同的远方,不知何时才有交集。

Continue Reading

一别,便是一生

       有些人一直没机会见, 等有机会见了, 却又犹豫了, 相见不如不见。 有些事一别竟是一辈子, 一直没机会做, 等有机会了, 却不想再做了。 有些话埋藏在心中好久, 没机会说, 等有机会说的时候, 却说不出口了。 有些爱一直没机会爱, 等有机会了, 已经不爱了。 有些人是有很多机会相见的, 却总找借口推脱, 想见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 有些事是有很多机会去做的, 却一天一天推迟, 想做的时候却发现没机会了。 有些爱给了你很多机会, 却不在意、不在乎, 想重视的时候已经没机会爱了。 人生有时候,总是很讽刺。 一转身可能就是一世。 然后,你忽然醒悟, 是没有好好珍惜, 或者不敢去面对。 一别,便是一生。                                                              —张爱玲 转博的面试安排在下午一点半,这是一个面试官没睡醒而喜欢在折磨面试实验对象的时候。…

Continue Reading

那毁灭又拯救你的,它们叫做生活

就像那条著名的飞机失事理论一样:飞机失事是由一系列微小故障在特定情形下的累积造成的,诸如飞机的机械故障、糟糕的天气、加上疲惫的机长等因素。一个人的崩溃也是由于在特定情形下一系列微小的痛苦叠加在一起造成的。简单点说:量变达到质变这点不仅适用在学习上,也适合用在情绪崩溃上。 现在我可以平心静气的(这感觉真他妈的好啊)向你具体描述下崩溃前的最后一个痛苦。那天,阴有小雨,情绪低落的我在公交站台等了很久终于上了一趟非常拥挤的公交车,挤在一胖女人和一个漂亮女孩中间的我,心想:这么挤,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吵架。Bingo!车子开动不到十分钟,又塞上来一个谢顶中年男人,然后他就和司机用上海话吵起来,不停地吵,不停地吵,就是不动手打架,原本听得懂上海话的我这时怎么都听不清楚他们吵架的缘由,接者又一个女人加入争吵,然后更多的男人女人加入争吵,谢顶男和司机相互指责,乘客时而指责司机,时而指责谢顶男,车厢内混乱不堪,我局促不安。面对这种场面,我内心厌烦透顶…

Continue Reading

你虽脆弱,但必坚强

——给每一位在生活中长跑着痛哭的人 对我来说,一个人伏案写作三四个小时,一个人安静地看书一两个小时,一个人默默地跑步一个小时,一个人在家做饭,一个散步听音乐,一个人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我都不觉得寂寞,我甚至可以一个人跑到餐厅点菜吃饭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别扭之处,总之只需一个人做的事情,我可以列举出许多。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孤僻,我只是不以独处为苦的那类人罢了。从小到大我都过着集体生活(14岁就上寄宿学校了)直到现在参加工作三年了,我也还是和大学同学一起生活,融入集体,与他人一起生活、相处我想自己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我确实常常需要一个人呆着,尤其是在跑步的时候,我不怎么喜欢有朋友陪伴在身边。有朋友说要和我一起跑步,或者说站在旁边看着我跑步、陪着我跑步,表面上我会乐呵呵地说好,实际上心里并不是十分情愿,坦白说,因为我常在长跑时哭泣,因为我常在长跑时与自己的痛苦相对,所以我更喜欢一个人跑步。(第一次对着大家坦白出这个原因,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

Continue Reading

敢不敢说说你曾经为你的梦想做过多少“傻”事

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谁人年少不曾2,年轻人为梦想做点傻事是应该且必须的,人生需要这样疯狂一次,这样才不枉你的青春。 一个人坚持练篮球的女生算傻不 初中看灌篮高手    高中开始看nba    平时爱好是看书和电影    朋友们也都很安静    所以篮球只是我自己的事情    买过好多只球和2本篮球课程    常在阳台上练控球    大学时基本每天坚持投500个球    没有交流    篮球也可以是一个人的乐趣    哈哈        小梦想是想要有个私人的球场 梦想有好多 傻事一直做 高中时为了乐队的事翘课与吉他手去琴行找鼓手试音,那是关于音乐梦。     

Continue Reading

给我现在的你

你,就是我自己。 我大学的时候,很需要钱。 到处找实习,基本上,学校专门贴实习的那个地方。 我总是去,看到合适的,都会打电话问。 超市卖酸奶,去给人家发传单,这些基础的,低附加值的工作,基本上我都积极参与过。 我当然没告诉过父母,我就是需要钱。 钱用来干嘛,我也不知道,反正到手了很快就没了。 买衣服,买鞋子,买书,谈恋爱。 这些样样都是需要钱。 我是金牛座嘛,对物质的欲望总是旺盛的。 我喜欢出去玩的时候住的好一点,吃的好一点。 我总觉得,出去旅行是挺折腾的事,如果休息不好,饮食不好,出去玩的意义就丧失了。 所以,我没有存下来钱,没有过上小康生活。 我大学赚了很多钱,起码和我同龄的孩子比,我的同学比。 我的生活消费一直居高不下,可是,我并不快乐。 出去玩的时候,当然开心了,吃好的,喝好的,拉开窗帘,能看到城市夜景的房间。 可是这种快乐很短暂。 后来,有那么一个学期,我不想打工,不想赚钱了。 其实原因,就是因为北京那个冬天很冷,风特…

Continue Reading

一万小时倒计时的第三年

第三年了。每天记录三个主题相关的事件以及每个月统计时间对我来说依然还是有很强的仪式感,但是它更多的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习惯,甚至是我自己的一部分了。 在写新年誓愿之前,又看见有人评价说我自控力实在到了让人发指的级别。然后我忽然想起去年我写新年誓愿的时候,David和我说,”I hope you continue to push yourself, setting high goals, despite what people say around you. Isn’t it much better to know where your limits are than to never know your true potential because you are too conservative with your goals? If I look back on my life so far, my biggest…

Continue Reading

与圣诞老人14年的约定

不论你信不信。 我要说我从4岁开始的每年圣诞前夜都能收到从芬兰寄来的信,14年来不间断设陷阱、装摄像头、软硬兼施地盘问我身边任何一位“嫌疑人”,都没能知道SANTA CLAUS 到底是谁的话,你会嗤之以鼻地来一句:切,不就是你爸妈么。

Continue Reading

疼痛的交换

我身边有这样一个朋友。他每天会从这个国家寄一张明信片给他的女友,每一张卡片都是精挑细选的,邮票也总是应景的,没有重复,而上面的字句则总是他 酝酿再三之后写下的。每天,他会上花十分钟步行到车站附近的邮局,在那里请柜台里的工作人员敲上一个“Air Mail”的印章。就这样地,他寄出了一张又一张的卡片。离圣诞节还有四天的时候,他要我陪着他去大阪的心斎橋的商店街。我和他一同去了,在那里他买了一 只颇为精致的Swatch手表,然后在附近的邮局用特快专递寄了出去,他笑着对我说,大概圣诞节前夕就能到她手里了。虽然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一块 普普通通的手表,而对他来说,却是一周忍气吞声的打工时光的积攒。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