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了解的研究生

今天在豆瓣上看到一本很不错的有关研究生涯的书,《crafting your research future》,作者是Charles Ling,凌晓峰教授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子及计算机科学系(优异生、计算机科学技术和电子工程双学士)。 即留学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常青藤大学)计算机与信息科学系,四年内获得硕士和博士。 之后在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计算机科学系任教, 现为(终生制正)教授。 这是本非常好的介绍博士学习和科研工作的书,主要内容是怎么做好科研,包括如何产生新的想法、如何做好扎实的研究、如何发表顶级论文。书的末尾也提到了大学教授的典型生活。 在读这本书之前,对博士生活的认识很有限。博士研究生和硕士研究生同样都在搞研究,但硕士生发篇小论文就可以轻松毕业,而读博多年的师兄师姐都愁眉苦脸担心毕不了业。也不时听到导师劝学生读博,因为博士毕业后看待问题的方式会大不一样。有啥不一样的?不就多读了几年吗?

Continue Reading

博士磨难(The Ph.D. Grind)

博士磨难(The Ph.D. Grind)是一本很火的书,作者Philip是MIT的本科和硕士,Stanford的PhD。他读博的历程并非一帆风顺,也经历过不少迷茫和痛苦。想读博或正在读博的人可以借鉴吸取经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链接: http://pgbovine.net/PhD-memoir.htm pdf文件: http://pgbovine.net/PhD-memoir/pguo-PhD-grind.pdf 还有几部同系列很火的文章推荐: 上交博士的《博士这条船》 翻译开始>>>>>>>>>>>>>>>>>>>>>>>>>>>>>>>>>>>>>>>>>>>>…

Continue Reading

我看到的一代,二代移民

我还记得Wendy的模样,是在家里的一张老照片里。那时她应该三十上下的样子,皮肤白皙,身材姣好,穿着一件长长的连衣裙,显得青春十足。 推算下来,照片应该是96年拍的。 那年,Wendy的丈夫Frankie刚拿到澳洲的绿卡,立马飞回国与妻女团聚,并帮她们办签证,盼着一家人早日能在悉尼团聚。 虽然Wendy和我爸爸同岁,都是属龙的,但从辈分上讲,我应该叫她表姐。 对这个表姐,我已经没多少印象,照片上的事,我也一点不记得。只是偶尔,会听到她和我妈通电话,次数不多,但每次一打就很久,国际长途,聊聊老家的事,聊聊家常,所以还记得有这么一个亲戚。 在我印象里,好像只有一幕关于她,就是在我小时候,有一年,Wendy带着女儿阿佳在上海的机场和我们挥别,爸妈跟我说,阿佳和她妈妈要去国外找她爸爸。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做一名优秀的博士生

【 序:我从获得博士学位至今已经整整16个春秋,但博士阶段的感受仍然历历在目。我从指导自己独立实验室的第一个博士生到现在也已经13年了,其中的博士研究生和博士后中已经有11人在美国和中国的大学里担任独立实验室的PI。他们的成长过程差别极大,性格、能力也各有不同。应该说,没有任何一个学生可以简单地遵循另外一个优秀科学家的足迹脱颖而出。从这个意义上讲,科学家的成功是不可能复制的。但是,优秀科学家常常具备的共同特点应该对年轻学生有很大启发。 本文主要来自我在2008年清华大学研究生入学教育里一次2.5小时的讲座,又综合了一些随后的思考和总结。在那次讲座中,我一再强调,我的目的不是要求研究生完全按照我讲的去做,而是希望从根本上冲击、振荡一下研究生的思考角度,启发大家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成才之路。本文很长,分四部分陆续发表出来。】 1.时间的付出。 所有成功的科学家一定具有的共同点,就是他们必须付出大量的时间和心血。这是一条真理。实际上,无论…

Continue Reading

不要在不断的优秀里走向平庸

我知道有不少人,他们不迷信各种社会所谓的success,他们在顶着压力,探索自己的人生道路,寻求比金钱地位更纯净的东西,开发自己的潜力,创造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人生。可是现实并不像那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那么简单,这样的独行者往往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他们或多或少放弃了追求那些社会认可的东西,无论是名牌学校,高薪工作还是其他。其实,要放弃一样东西,有时比要争取一样东西更难,特别是在你有能力去争取那样东西的时候。社会把那样东西奉为至宝,但你清楚,在你心中,那样东西一文不值。在这种矛盾下,要坚持自己的价值观,是很难的。这些走自己的路的人,读读这篇文章,或许会受到鼓舞,更坚定自己的道路。        我也知道很多人,应该说是大多数人。像蜜蜂和蚂蚁一样,忙忙碌碌,追求着很多东西。他们不断的specialized,不断的follow the flow,不断的getting into那些社会认可的东西。这些东西,看起来不同,其实是exac…

Continue Reading

CS科班对计算机专业素养的理解

作为计算机科班、系统方向,谈谈我对计算机专业素养的理解,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所谓,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计算机专业也不例外。虽然本科是被选到计算机专业,但大一因为C语言老师的激励而喜欢这个专业,并在大三偶然参加国防科大“微处理器设计”研究生暑期学校后,我决定做系统领域研究。兴趣入门,比如《计算机文化》(第10版?)《编码的奥秘》(我觉得旧版比新版的小开本更好)《大话处理器》,the Information Science Hall of Fame,以及传记类的《ACM图灵奖演讲集:前20年 (1966-1985)》《ACM图灵奖 (1966-2006):计算机发展史的缩影》(ACM网站的演讲原稿)《IEEE计算机先驱奖:1980-2006》。更专业一些,推荐UT Austin Prof. Patt的《计算机系统概论》(Introduction to Computing Systems: From Bits and…

Continue Reading

直觉与批判

本科上过一门不太热爱的模电课,虽说没有学到多少能应用到工程上的知识,但是却让我记住了两个字:直觉。我想如果把模电设计当做一门艺术的话,那么直觉在这种艺术设计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无法评判每个人的直觉是如何发现并发展的,但我想直觉的一个好朋友,那就是批判。 哥德尔的第一条不完备定理表明任何一个允许定义自然数的体系必定是不完全的:它包含了既不能证明为真也不能证明为假的命题。这虽然破坏了很多人对数学完整和美的直观体验,但是也恰恰告诉我们只要带着一颗批判的心,用直觉去审视身边的理论和“真理”,那么很多事物也许就不像那么多符号和公式罗列起来那么复杂了。下面是某位三次退学的人的生活经历,他用自己的角度会告诉你学术界那些事儿。

Continue Reading

学术之路

(特别声明,本文由十一城团队原创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读博是你唯一的选择,那么你的心态就会有问题,绝望和不安会伴随你,你也无法做到最好……当有更好的机会的时候,抓住那个机会比读博更好。 作者:(Yale Uninversity) Stephen C. Stearns 读博之前请做好最坏的准备 你的聪明远见,可以避免研究生教育阶段的大灾难。假设你提出的研究不可行,而你且的导师可能也不支持,甚至反对。切记做好第二套方案的准备。 学术之路,注定孤独,没有人在乎你 事实上,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时刻关注你的进展,乃至你的导师。大部分可能是关心你的,但他们都很忙,这就意味着实际上他们没有时间来关心你。你首先要学会独立,并且随着你研究的逐渐深入,在开拓新的领域的道路上,你既孤独又快乐着。你在读博之前最好这个状况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最重要的两条是: 1. 你最好为你要负责的项目早作决定。你的获得由你来创造。你的教授会…

Continue Reading

教育到底是独木桥还是自由的土壤?

你愿不愿意奖励平凡?   每一个来剑桥面试的本科生,都有一点不愿意平凡的冲动。 我理解,现在看着满院子的来面试的年轻人,看看自己本科的最后一年,也很知足了。 每当这些年轻的学弟学妹跟我讲他们不愿意平凡的心愿,我都很支持,至少,不动声色。我不说他们莽撞,不担心他们。我知道,剑桥是一张大网,是一个安全网。你已经落到这里面了,你有多疯狂的想法,也不会死的过惨。

Continue Reading

来自MIT人工智能实验室:如何做研究

1. 简介 这是什么?并没有什么神丹妙药可以保证在研究中取得成功,本文只是列举了一些可能会有所帮助的非正式意见。 目标读者是谁?本文档主要是为MIT人工智能实验室新入学的研究生而写,但对于其他机构的人工智能研究者也很有价值。即使不是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者,也可以从中发现对自己有价值的部分。 如何使用?要精读完本文,太长了一些,最好是采用浏览的方式。很多人觉得下面的方法很有效:先快速通读一遍,然后选取其中与自己当前研究项目有关的部分仔细研究。

Continue Reading